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遊戯王VRAINS/遊了] 生命程序指令的冲突与妥协

群里的产粮活动 关键字:面基是网恋的一环不爽不要玩儿/熬夜/兔(大声抱怨

第一次尝试书信(邮件)形式 文中所有日期为发送日期

是个宇宙赏金猎人的au 没有原作苦大仇深的过去 可能有大量bug欢迎提出但我懒得改(你

感谢千子爸爸备考之中还被我疯狂打扰听我bb!



生命程序指令的冲突与妥协

LVST 8102-01-03

R,

进入NGC 12886时通讯完全损坏,现在刚刚修复。你肯定已经知道了,而我可能是全宇宙最后一个知道Playmaker成为悬赏对象的。

好消息是你有一个天价男朋友。0太多了我看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不会用科学计数法?),大概是我刚赚来的赏金的百八十倍吧,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挫败。坏消息是我中招了,奇怪的是对方用了个程序而不是武力控制。

我不喜欢假设。但如果Ai吵着要回故乡看看时我告诉他闭嘴,此时应该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不过我不后悔,因为「故乡」实在是个动听的词。

破解后将立刻返程。希望你一切都好。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1-06

Y,

出于好心,那个天价用科学计数法表示为JP x.y×10⁹,虽然是以「困住Playmaker至少六个月」为前提,但我想足够你为此开心。

比起奇怪该说值得庆幸,否则你能想到的那些理化生手段都会伤害到你。至少对方动了脑子做到正确审题,只控制你的行动范围。就算它是个很难破解的程序,也顶多导致你脱发。

想想看能让你中招,或许这程序多少值你的身价。其实我非常感兴趣,可能的话想亲眼见识一下,只是这边刚收了一笔预付,很遗憾没空帮你。再者NGC 12886虽是个不错的地方,Link Vrains六分之一的数据都经那里处理,但是太远。而且我很好奇你究竟能被困住多久。

有空的话不妨说说你的看法。当然,如果收到时你已经破解就无视这些吧。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2-16

R,

回过神来已经过了一个半月,不得不承认这次遇到了棘手的对手。这程序竟会像有丝分裂一样自动复制,维持在一个相对固定的总数,并混在包裹NGC 12886的星尘风暴里。

目前对如何破解还没什么看法,也不清楚雇主的身份,但说不定受雇人是熟人。

第一,黑客猎人吃的都是情报这碗饭,不需要抛头露面,而我一向单独行动,按理说很难被人得知行踪。

第二,这显然是个针对我个人的程序。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出入自由,因此没人注意到有这道障碍。我试过更换外形、飞行器或者扔下Ai(他生气了),但都没用。由此猜测受雇人掌握了我的某些非常隐私的信息。

第三,虽然程序是没见过的算法,但对方回击的手法感觉对我很了解。


事实上这些都不重要。我是想说明明以前也经常见不到面,可一旦被关起来就有种被迫分开的感觉。这让我很生气,根本不能专心写代码。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2-19

Y,

事实上这些很重要。感谢Link Vrains,不同星系间的平均传输速度需要三天,你应该继续思考三件事,并利用这段时间仔细思考,而不要急于表达出来。

也许你没发现,你通过邮件交流时比我们当面交流时思路要清晰得多,至少没有逻辑错误和偷换概念。

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Playmaker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低调。你在主业上的确可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但对自己偶然(?)解决了多少事件似乎毫无自觉。所以很难说行踪是否暴露,否则也不会有人不惜重金盯住你,八成是以防你偶然(?)破坏人家的计划。

当然,不是说我们见不到面就不重要。如果到下个月还不能破解的话找时间在老地方见吧。关于程序我还是愿意当面听你说详情的。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3-11

R,

你好吗?你在哪儿?

我仍被困在NGC 12886。抱歉没什么有趣的事能告诉你,每日埋头于破解,只为早日再会。因为既无法让星尘风暴凭空消失,也无法改变我的固有信息,只能拼命写代码攻破对方的漏洞,但进展并不顺利,我有点沮丧。

关于我对自己的行为毫无自觉,Ai(他回乡后进入懒散模式,装模作样地戴着太阳镜泡在一杯呲呲冒着气泡的Blue Hawaii里)也说过和你一样的话。但真的只是偶然,我又不是慈善家,解决那些事件不过是「刚好路过」的体质外加普通青年都有的正义感使然。

我从没想过拯救世界,只想跟你过平静的生活。

请告诉我任何关于你的消息,即使你认为微不足道的事也好。

我很想你。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3-14

Y,

我很好。总的来说,在家。你发出邮件时我在你家,回复这封邮件时(现在)在自己家。尚不知你收到回信时我会在哪儿。

除了工作的确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也不尽然。我去你家打扫了一下,可你那个智障AI机器人居然打我。到底是内存多差才会三个月就不认得人了?旧式的东西容易中病毒,我暂时把它拆了,但这事咱俩没完。

你窗口那些盆栽许久无人打理竟还活着,可惜徒长了,长得很丑。我随便浇了些水,或许交给Spe照顾更好。

如你我都无意外,在你收到回信的E时间二四〇〇后,Link Vrains老地方见。今夜有星尘大道,真希望能一起看看。以免影响传输速度就不发照片了,见面再给你看。

另,你的发信时间表明你在熬夜,熬夜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建议你通宵。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4-15

R,

这程序简直丧心病狂 (╯°Д°)╯︵ ┻━┻


免回,

Y


LVST 8102-05-17

Y,

你还好吗?

一时疏忽,现在才反应过来颜文字可能是某种求救信号。希望是我想太多搞错了。

我有点担心你。

RSVP.







我爱你。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5-20

R,

收到即回。我还好,抱歉让你担心。我会注意以后不再乱用颜文字(Ai也说这太不符合我的角色)或者突然失联,所以你不必勉强这样……但我还是挺高兴的。

Café Nagi的Master,你见过他,前几日来看过我。他不仅给我做了热狗和咖啡,还看了看程序,可能是情况不太乐观,表情挺严肃的。他要照顾弟弟,没办法久留下来帮忙,所以又做了很多冷冻热狗。我很感动,但数量多到我觉得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离开这里了。

难得Master来,本可以听听他的意见,但从四月底开始我几乎没碰键盘。大部分时间躺着思考人生,思考了种种一二三,最后总想到你。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5-23

Y,

得知你只是犯五月病我就放心了。

但五月马上就要过去,停留在那边的日子将要进入第六个月。即使最终无法破解,相信期限一至你是可以离开的,一定很快就能回来了。到时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所以再坚持一下。

我知道你不喜欢假设,但还是有个问题。不过是随便问问,就当成你思考人生的附加题吧。

最初你说不后悔带Ai回到故乡,可当时你还不知道会被困至今。那么现在你后悔了吗?虽说被困,范围可是NGC 12886整个星系,即使真的这辈子都被困在那里,这也完全超越了日常所需的范围,于生活并无大碍。可你一心想要脱离,我该理解为你后悔了吗?

另外,我现在有心理准备了,所以你可以用颜文字……我是说,那不是勉强。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6-13

R,

正如你所说,也许真的是五月病的错,自被困进入第六个月,我再次振作起来。虽然不出意外对方受雇人将得到那笔赏金,但至少到今天我终于知道被他掌握了何种隐私信息。黑客猎人的职业素养还不允许我放弃。

思考人生并不与之冲突,所以空闲时思考了你的问题。我只是不喜欢那些像是借口的假设,却不讨厌关于未来的假设,我一向愿意相信可能性。因此我相信即使真的这辈子都被困在这里,也一定能找到新的道路。但是,选择随遇而安不代表不后悔,选择挣扎顽抗亦不代表后悔。

而后悔与否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我的答案是不后悔,你会为此心安理得吗?如果我的答案是后悔,你会为此感到后悔吗?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6-16

Y,

对不起。我知道你迟早会发现,但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因此还是先向你道歉。

雇主是S社的人。理由就是之前提到的以免你「刚好路过」的体质破坏他们的计划。我不在乎他们计划什么、目的为何,只是一能保证你的安全,二能赚钱,三能让你做这个程序的beta test,这种一举多得的机会实在难得。

第三完全出于我的私心,但结果真的在意料之外,如今看来倒是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和你分别六个月让我意识到,我远比自己、也比你想象中的更需要你。

可说到底总比让你落入他人之手要强得多。我已经失去过父亲,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你说得对,后悔与否只是顾及心情的问题,但丝毫不会影响我的判断。如果你的答案是不后悔,我谈不上为此心安理得。如果你的答案是后悔,我也不会为此感到后悔。我们并非生于融合,而是生于两个不同躯体的贴近和分离。我们之间会存在不可调和的冲突,有时一方不得不向另一方妥协,但我深信相互矛盾的指令并不单为了否定对方、不单为了证明「优胜劣汰」而存在。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6-19

R,

你不必道歉。

第一,这是工作。在工作上我们说好公私分明,互不干涉。关于冲突我完全同意你说的,而工作上的公私分明即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很高兴我们达成更加概念化的共识。我们不必融合,理解并认同彼此才是我们交往的基石。

第二,起初觉得被迫与你分开我的确很生气,但发现是你后就不了。(而为保证我的安全又是你的原因之一,可见某种程度上我们永远做不到公私分明。)况且当你同样苦于久别,我便没有什么可怨你的了。

第三,虽然后悔与否已经不重要了,我还是想明确回答你——我不后悔。不像你出生在地球、Ai出生在Cyb-006,我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所以不懂得什么是乡愁。我没有亲人,也就不曾失去,所以你父亲去世时我不懂得那是怎样的难过。但现在懂了,◼︎◼︎,和你分开让我懂了。我一心想要离开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你不在这里。

——以上都来自我最大限度的乐观心态。

这个时空跨度已经不能算是异地恋了,根本就是网恋。我对网恋没有偏见,也不介意这样的体验,但只能偶尔在Link Vrains见一面太反人类了。三月见面之后我都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饮鸩止渴你明白吗?我还不如回来写代码。

这一点我不得不抱怨,所以还是接受你的道歉。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6-22

Y,

若你称之为网恋,那么正如分别是其中的醍醐味——它使我们各自有所收获,面基也是网恋的一环,不爽不要玩儿。但我理解你的意思,毕竟我们都不是精神恋爱的信奉者,只是这次别无选择。

无论如何,谢谢你的答案。论得失,我宁愿你永远不要尝到失去之苦,却一再放任自己接受你的包容。我无法忘记父亲去世那日,每当想起和你一起看过的星尘大道,便觉得再悲伤的变故都变得渺小。

但恐怕我终将令你尝到失去之苦,你愿意有个新的家人吗?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6-25

R,

该说谢谢的是我。谢谢你选择了我。

你与我分享了所有的,我理当与你分担一切。

我不明白「新的家人」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指代替,没有人能代替你。若有一日你令我尝了失去之苦,那是因为你令我尝了爱了。


虽然事到如今我觉得你让我来做beta test并不合适,但也可以说很成功了。因为我现在能想到的办法只有靠吃很多热狗来改变我的epigenome (´・_・`) 这程序到底怎么回事啊。


来自三天前的,

Y


LVST 8102-06-28

Y,

这就是我上个月想告诉你的重要的事。新的家人是指孩子。我是说兔子。但只要你觉得没问题就是我们的孩子。

记得以前从S社的实验室顺手救出的那只数据兔吗?就是一直留在Genome的实验室做研究那只。就研究我跟他有过些讨论,后来他跟我要了些素材,我就给他了。一个月前Genome送回来,说是给我们的礼物,为方便指代我就暂且取名为Ain(アイン)了。

简单来说,他做了他最擅长的,在Ain身上混入了我们的DNA,你的和我的。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至少我认为Ain是我们的孩子了。

他眼睛很像你,而且很聪明。我没有设定过特别的邮件接收提示音,全都是默认设置,但只要是你的邮件,他总是知道,会跳过来背着耳朵用头拱我的手腕,然后我们就一起读你的邮件。

你愿意让Ain成为我们新的家人吗?


但不管你愿不愿意,为了不让热狗进一步使你营养失衡并改变你的epigenome,我都带他来接你了。程序到底是怎么回事属于商业机密,我无可奉告。


来自三天前的,

R


LVST 8102-07-01

R,

你是说我当爸爸了???

我当然愿意,完全愿意,非常愿意。

Ain、Ain……!虽然想吐槽你在玩儿梗但这是个好名字,我和Ai都很喜欢。

这太突然了,说实话我心情很复杂,脑补过画面后,半年身价JP x.y×10⁹的男人现在非常嫉妒能和你一起读邮件的儿子。

而且你们来接我了???你们在哪儿?


来自


鸿上了见强行从外侧打开了藤木游作的飞行器舱门,发出令机械师听了要皱眉的声响。敲击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人的晶状体向彼此自动对焦的瞬间,他想如果火焰有绿色,那一定是此时藤木游作眼睛的颜色。



FIN.

评论(5)
热度(78)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