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東シオ] Doppelgänger-Side KURONO

放飞自我,毫不严谨

是东和圣的故事,视角原因夹带一丢丢,如果能感受得到就太好了(笑)



Doppelgänger

Side KURONO

高三前的暑假,我飞了小半个地球来到完全陌生的城市,巴黎。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这个假期常叶不回国,再加马上就要各自忙于学业,恐怕有一段时间无法见面,所以我和圣苑一起来看她。

说好尽地主之谊,常叶自告奋勇要当导游。可一小时前「地主」却被一个电话召回了支部,把我们丢在了圣心堂前。

常叶说你们就在这边随便逛逛吧,等我搞定就回来跟你们会合。

我说我们人生地不熟,你也真放心。

虽然我勇于拯救世界,但语言不通的时候难免会怂。

常叶说怕什么,你别离开圣苑身边不就好了。

圣苑笑笑举起手机说如果你是指g○○gle map的话。

我心想这真是一个好主意,不用你说我也绝对不会离开圣苑半步。


圣心堂是巴黎一大地标,人来人往大多是游客。在陌生的语言环境里对母语格外敏感,穿过广场时听到熟悉的语言,却讲这座教堂是献给耶稣之心云云,可惜是我听不懂的内容。我拍了些照片传到STRIDERS的群组,又挑了一张传给伊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懂这些。

下午正是阳光刺眼的时候,我们因为时差开始昏昏欲睡,便过了马路到拐角的咖啡馆躲阴凉。不过是拐到看不见那座洁白教堂的街背面,人就比正对圣心堂的马路上少了许多。我们在靠玻璃窗的位置坐下,圣苑戳戳桌上立着的卡片——大约是这家的推荐,问我要喝什么。我飞快地瞄了一眼,再次确定自己不会突然爆发语言天赋而看得懂法文,说跟你一样。 

趁圣苑翻看卡片我打开手机,并没有回复。和马和太阳应该已经睡了,而伊吹那边显示已读,一张照片而已,倒也没指望他能回复什么。

正要收起手机时,圣苑突然很警觉地转过身去环顾四周。我吓了一跳,赶紧问他怎么了。

「不知道……感觉好像被人看着。」他说得不太确定。

「该不会是哪个仰慕你的stk吧。」

嘴上开他玩笑,可我知道他是人前游刃有余人后拼命的努力家,担心他是不是给自己压力太大神经过敏。圣苑从小就见过大场面,中学他刚转学来我们还不认识时就经常见他被女生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接受别人的视线对他来说恐怕是基本中的基本,不至于这么紧张。

「不过说正经的,八成你听不进去,可我还是要说,有什么麻烦记得告诉我们。」

「嗯,谢谢。你别担心了,刚才应该是我的错觉。」

他起身去点单,我看着他的背影想,那个反应怎么看也不像是错觉,不由得叹了口气。


虽说绝对不会离开圣苑半步,担心他也是真的,但是光我们两个参观教堂已经足够微妙,我实在不会连洗手间也要他陪我同去。

可等我从洗手间出来时却有点后悔。

圣苑站在桌前恍惚地盯着窗外,大概是因为猛地站起来,椅子仰倒在他身后。我立刻也向窗外看去——什么都没有,或者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跑回到桌前,店员和邻桌的客人都争先恐后地跟我说着什么,就算听不懂也看得出不对劲。圣苑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表情困惑又带着一丝恐惧,硬要形容他的状态的话就像是在梦游的人。

「圣苑?」我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袖子,见他的手臂动了一下,便追问道,「发生什么了?」

「刻。」他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似的,回过头来叫我。

「告诉我。」

然后圣苑缓缓说出了一个名字。

「……东云丞马。」

我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会提到他?他在巴黎吗?大量的疑问涌进我的脑袋乱成一团。那件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我不知道在我离开的这不过两分钟里他如何能让圣苑这么失魂落魄,但我知道自己低估了这个男人带给圣苑的影响和障碍。

就在圣苑说出东云丞马的名字的同时,我的手机响起了来信提示音。我知道是伊吹,却丝毫没有心思看他回复了些什么了。



TBC...or not to be

评论(4)
热度(15)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