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DGM/RK]深夜食堂

+RK初遇梗,神田死亡梗

+印象中官方和本家都没提过RK的初遇,于是自行脑补了

+自设有,微妙的OOC



深夜食堂

「杰利,一份荞麦面。」红发的青年对着窗口内说道,声音和平时相比没有什么不同,好像下一秒就要咧着嘴笑了。

杰利宽慰似的笑着点了点头,即使他知道这不是该让他吃的东西。


他站在小小的窗口前,想起他和神田优的初次见面也是在这里。如今他走了,自己又回到了原点,只是倒不如说,自己身为记录者,仅仅是见证了这场战争是如何带走了他而已——他和众多短暂地存在于历史中的人没什么两样。


端过荞麦面在那个人总是坐着的位置坐下,拉比扯下发带,摘下右眼的眼罩,又解开围巾。他双手合十,郑重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哧溜溜地吸着面,回想着那个令他动摇至此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就差点儿被砍了。虽然不是没有过这种经历,但也不会就这么愉快地接受这种设定。后来听说跟亚连初次见面的时候神田也差点儿砍了他,拉比感到莫名的心理平衡,进而猜想是不是当初他也砍过利娜丽。想到这里拉比轻轻笑了起来。思绪转回初次见面的深夜,那是鲜为人知的他们正式见面前的一段小序曲。

跟着师父十几年,拉比也积累了不少作为书人的习惯——喜欢记下细小的事情、时刻保持着敏锐的好奇心、爱四处乱晃——最后这点大概和书人无关,所以即使答应了老头子会安分地不惹是非,他还是会在深夜偷偷跑出来一个人到处转转。

现在想想当时还保证会跟大家好好相处,可一见到那个人,心跳步调全都乱了,十六岁的少年一瞬间险些推翻了过往的自己。结果他一不小心演过头了,直接踩上了地雷。

束着长马尾的黑发美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双手合十,沉沉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安安静静地吃起了面前的荞麦面。拉比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忘了一切作为书人的继承人该有的自觉,彼时他甚至对眼前的少年没有一丁点儿好奇心,只想在他身边坐一会儿。什么名字年龄身份,全都毫无意义,因为他是如此令人过目不忘,根本用不着书人的真相之眼。在拉比想清楚这些之前,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了,他直直地走到少年的对面坐下,直直地看着他。少年毫不掩饰地抬头给了他一记凶狠的眼刀,拉比才回过神来,探过大半个身子向前趴在桌子上。少年再抬头时,看见一张僵硬得不得了的灿烂笑脸。笑脸一口气说道:「晚上好我是拉比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你看起来好好吃…啊不不对我是说你的面看起来好好吃…」接着就凑过来张嘴咬下了半根已经进了少年嘴里的面条的另一半。少年立刻黑了脸,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刚才的优雅无影无踪。

这人简直不可理喻!不可原谅!他!吃了!我的!面!少年在确认了这一事实的瞬间便拉开架势,漆黑的刀已经举到了眼前,「六幻,拔刀。」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砍我啊!!!」拉比意识到自己选择了错误的告白方式(雾,即使下跪求饶也救不了他的命,只好逃了。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在食堂里兜着圈子跑。不知道这个和自己看起来差不多的少年哪儿来的体力,逃了半天也甩不开距离,马上就快被抓住了,拉比连想哭都顾不上了。又跑了小半圈,拉比觉得不太对劲儿,他觉得呼吸困难,整张脸都烧得发烫,在少年的刀砍下来之前他就瘫倒在了地上,像条被晒干的鱼似的,张着嘴用力地呼吸着,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了。黑发少年收了刀,直纳闷儿怎么还没砍这人就倒下去了。犹豫了一下儿,他蹲了下来。

拉比隐约看到少年俯下身,心想难道这是要直接掐死我么,下一秒就感到柔软的触感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是少年的嘴唇。黑色的长发垂下来扫过了他烧得厉害的脸颊。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是喘不过气来,只能用最后的力气推开少年,断断续续地说:「你……快去找……老头子撒……哈…哈啊…心肺复苏……管个屁用……哈……」

恍惚中少年转身离去。


记忆到此告一段落,因为那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而再见面时又是在食堂。虽然他和老爷子是带着目的而来的,教团的大家就像以往一样为他们举行了欢迎会。多了新的驱魔师同伴还是令人高兴的,毕竟上一次有适格者已经是很久之前了,眼下又是在失去了那么多探索队员和本来就稀少的驱魔师之后。只是,见面礼竟是劈头一刀,幸好利娜丽及时拦了下来,不忘说教几句不要打架。黑发的少年拗不过利娜丽,不甘心地收了刀撂下一句:「哼,总有一天你得还我的面。」

「嘁~什么嘛那家伙!」拉比的小孩子脾气上来了,瘪着嘴不满道,「我一醒来就被老头子揍过了还想怎么样嘛!荞麦面什么的也不想再吃第二口了!」他醒过来才知道,原来自己荞麦面过敏,这简直是他十六年人生中遇到的最荒唐的危险了,没被流弹炸死反而因为荞麦面过敏窒息而死,实在有辱书人的形象。

看着拉比可怜巴巴地摸着自己手背上起的一片红疹子,利娜丽忍不住笑了起来,介绍道,「刚才那是神田,其实他很温柔的,就像哥哥一样。因为哥哥是室长,不能一直陪我,我就老是跑去找神田,可他一次都没赶我走过呢。」

「利娜丽是可爱的女孩子嘛,才不会有人舍得赶你撒。」拉比嘴上回应着利娜丽,思绪已经飘向了别处。神田……神田优就是你啊。年轻的书人在脑子里将黑色长发的少年和神田优这个名字缓缓重合在了一起,此后一生都没能忘记。还有那个柔软的称不上是吻的嘴唇与嘴唇的接触——啊啊~当时继续装死就好了,有点儿后悔呢。不知为何,拉比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但是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站回了自己该站的立场。这次的任务可不轻松,恐怕是十几年来的最大战争了,而遇上这样一个家伙,实在是意料之外。

「嘿嘿,神田、优,么。」拉比勾起嘴角笑了。


神田优。

年轻的继承人蘸着荞麦面的水在老旧的桌子上写下这三个字。荞麦面已经吃完,深夜的食堂里空荡荡的。

直到蘸着水写下的名字蒸发干净,也没有任何过敏症状发生。

优,谢谢你救了「拉比」。可是「拉比」太不争气了,没办法还你荞麦面,只好去陪你了。

系上围巾,戴好眼罩,用发带束起红发,他再次双手合十。

「多谢款待。」

走出食堂,老头子已经站在门口等了。意外的没有挨骂,这已经是难得的纵容了。打开老头子无言地递来的纸片,上头写着他第五十个名字。

他把两手抱在脑后望着夜空想着,到了下一个地方之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吃不到荞麦面了吧。



FIN.

评论
热度(12)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