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ラミラビ] 再一起吃饭吧

Rummy Labyrinth迷宫组

4月拖延会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的活动产出,贴过来归个档

bgm:ご飯を食べよう (取标题还能再懒点吗)



再一起吃饭吧

「月光是我的魔法,弓月……」

「露——娜!醒醒,快要到了。」

听到另外的声音抢先叫了我的名字,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原来是梦吗。刚刚还站在万众瞩目的大会舞台上,醒来却发现在空荡荡的末班车厢里,没有华丽的灯光和观众的欢呼,除了电车驶过轨道的声响一片寂静。透过对面玻璃窗的反射我才意识到自己还靠在亚姆肩上,急忙坐直身体。

「亚姆?!对、对不起!我又睡着了……是不是一路压着你?肩膀痛不痛?」

「露娜真是的,干嘛道歉啊,能累到睡着的话说明今天的训练好好努力了吧。」

「可是亚姆也已经很累了吧,只有我一个人休息太狡猾了。」

「没关系的,反正明天是休息日。再说要是连我都睡着了坐过站怎么办?」

「不是这样啦!至少要跟亚姆一起醒着……」

「好啦好啦,要准备下车了。」

「嗯!」


我跟亚姆有一间协会安排的离各支部距离相当的宿舍。练习到太晚不方便回家的时候随时可以去住,就算第二天还有工作也很方便。不过至今为止这样的机会也不是很多。虽然只是临时的一晚,但我每次都像是要去林间学校合宿一样兴奋。毕竟是和亚姆一起,跟平时比起来一天中在一起的时间要更长一些,所以就算是练习到很晚我也不觉得辛苦,心怦怦跳着期待不已。虽然已经是中学生了,又是偶像,这种事不太好意思跟别人说,但能有一个像是两个人的秘密基地一样的地方,光是想想都能开心得笑起来。

「快进来啊,已经很晚了,不要给邻居添麻烦。」亚姆站在玄关无奈地回头看着还在走廊上傻笑的我,压低声音催促道。

我赶紧跟进去,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大门。


从浴室出来时亚姆还在客厅。她捧着手机——这次是浅蓝色的,缩在沙发上一脸严肃,好像在发信息的样子。虽然上次休息日玩得很开心,亚姆甚至连不愿意提起的痛苦回忆也讲给我听了,情人节的时候也顺利地送出了巧克力,但只是关系变好还不够,我对亚姆的事还是一无所知。是不是太心急了?会不会太贪心了?只凭着一边倒的喜欢就想要了解对方,会不会给她造成困扰了?总是摇摆不定地担心着,却又忍不住想靠近。

「亚——姆!」我朝她扑过去,两手圈住她的脖子,「怎么还没去睡,诶嘿嘿,难道是在等我。」

「也没有特别在等你啦。」她说着熄灭了屏幕,马上就把手机丢开了。

「啊,难~道~说~果然是男朋友?」

「就说了不是啦!!哪有那种时间。」

我知道不是,这么说来也不算是一无所知,我知道她有事瞒着我,不是像关于她的家庭问题那样不愿提及的事,而是什么必须要瞒着我、只有我不能知道的事。虽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毫无头绪,但从小就好得过头的直感告诉我,说不定亚姆被卷进不得了的危险之中了。

「既然洗好了就快去睡,明明刚才在电车上都睡着了。」她挣扎着推我,但我没松手,反而整个人贴上去。

「亚姆,今天可以一起睡吗?」

虽然我们有各自的房间,隐约觉得能像今天这样好好说说话的机会不太多了,我便不顾亚姆的反对抱着枕头硬是挤进了她的房间。但简单的宿舍里我们只各自有一张小小的单人床,要睡两个人还是勉强了些,结果我又跑回自己房间搬来被褥,两个人一起打了地铺。

好不容易钻进了被子,亚姆长叹一声,「哎……这么大费周章,结果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我朝右边侧过身看着她,「因为想跟亚姆一起,还有好多好多没一起做过的事。」

「机会还有很多吧。」

「不能等!」我果断地摇头,「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不一样的,一秒钟也不想浪费!」

「是吗,」亚姆露出了一个在我看来有些悲伤的笑容,「说得也是啊。」

我突然什么也问不出口,或许正是因为我总是这样显得天真又幼稚,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靠近她、不让她孤身一人就好,才会让亚姆觉得无法把她所背负的交给我来分担吧。正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亚姆开口了。

「露娜,你会讨厌我吗?」

「诶?为什么?」

「如果我为了自己而做了很过分的事,如果我让露娜失望了,露娜,你会讨厌我吗?」

亚姆似乎没有打算解释什么,但我从未想过她会这么在意我对她的想法,一时不知道该担心还是该开心。我摸索着将手伸到她那边,握住了她的手。

「亚姆总是很严厉,对我也是,对自己也是。但每次都说得没错,所以我相信亚姆。就算亚姆错了,做了不好的事,我可能会生气,但是,」我捏了捏她的指尖,「绝不会放手的。」

道歉也好,弥补也好,赎罪也好。

「露娜……」她轻轻地回握住了我的手。

窗帘没有完全拉上,亚姆仰头看向窗外,双眼映着月亮的光泽,像是透亮的石榴。我开始困了,眼睛已经缓缓闭上,但嘴里还在说着话。

「亚姆……」

「嗯?」

「对不起,我老是这么任性……可以再提一个要求吗……」

「什么?」

「明天,还能再多住一晚吗……」我几乎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不知道亚姆听到没有。当然也没能来得及听到亚姆的回答,我便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亚姆已经出门了。手机上有她发来的消息,说是突然有事要办,就没叫醒我。我总觉得忘了什么,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直到洗漱完毕吃过早饭又把被褥收拾好,才突然想起来,昨晚亚姆到底是怎么回答的我毫无印象,又或者她根本没有回答。不存在记忆里的事再怎么想也没用,于是我换了衣服也出门了。

这只是很平常的我和亚姆分头行动的一天。我去了Card Capital,大家都在,美咲小姐也在,我和大家对战,这次终于赢了刻先生。我们对战了一整天,连饭也忘记吃,但是很开心,直到天色擦黑才各自回家。恍惚中我搭上了和回家方向相反的电车,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宿舍门前。

为什么又回到这里,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亚姆明明就没有答应什么。我机械地转动钥匙,打开门,果然屋里一片漆黑,但和早上出门时有不一样的气息。我急忙打开灯跑进客厅,矮桌上摆着饭菜和我的那份碗筷。桌上留了纸条:「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抱歉,今晚不能在这儿住了。晚饭加热再吃,吃过了的话记得放冰箱。P.S. 明天别迟到!!」落款是一只小小的蓝色蝴蝶。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饥饿,无视亚姆的字条,端起碗往嘴里拨了一大口白饭。米已经有点变硬了。

但是好暖和。



FIN.

评论(2)
热度(10)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