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伊クロ] クロノスタシスって知ってる?

其实伊刻伊无差,夏夜里的笨蛋情侣

きのこ帝国「クロノスタシス」的梗

啊、等待多煎熬



クロノスタシスって知ってる?

和昼长夜短的自然现象相对,夏日的晚上总是显得特别漫长。漫长得像是午休前的最后一节课。

新导刻仰面躺在地板上,被家里闷热沉重的空气压得不能翻身。他觉得时间静止了,因为他实在是太闲了,明明暑假才刚刚开始。白天还可以跟圣苑和常叶一起做作业,去参加支部活动或是在CC打发时间,到了晚上就没什么特别可做的了。幼年时的经历原本让他很习惯一个人,但是现在vanguard要两个人才能玩。他也不是不可以组卡组一整晚,但没有对手来试验的话再怎么组也是白搭,何况还有那么多个晚上,他能集中于卡组的时间已经从半个小时下降到十分钟了。而未来姑姑又出差了。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本来就算姑姑在家也不能陪他打vanguard,问题是姑姑不在他便不知道除了vanguard以外还能做些什么了。还记得海鸣嫌他的房间无聊,什么都没有,这是事实,而且从那时起也没有任何进步,于是他望着天花板又发了一会儿呆。

房间里没开灯,也没开空调,温度降下来只会让他因为无聊而导致的躁动不安更加放大,他宁可将其归咎于闷热。在地板上翻滚了一阵,他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就那么躺着,只用手脚在四周摸索不知道丢到哪儿去的手机,节能万岁。他盯着在黑暗里快要晃瞎眼的屏幕毫无意义地思考了一会儿——他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感到一丝违和,却说不上是什么——然后按下了伊吹浩二的通话键。

刻并没指望他会接电话,用数学课的知识现学现卖的话,这是一个随机事件,概率大约只有百分之五十。他数学不算太好,不过足以让他明白伊吹两次里接起一次和十次里接起五次是完全不同的。结果这次竟然一发就中了。

「什么事。」简短而有效率的开场白。

刻同样没指望他会打更像样的招呼 ,电话那头异常安静,声音听起来空荡荡的。

「伊吹,我能不能去你家住?」

「不行。」

呜哇,秒答。对交往对象的请求能这么干脆地拒绝恐怕只有他伊吹浩二了,不过也没觉得他会那么轻易答应就是了,刻的心理建设早就建得有圣联大楼那么高了。

「我家空调坏了,修理要等三四天。」他马上说了个谎,「能不能去你家住?」

「未来小姐呢?」

「出差一周。」这倒是实话。

对面沉默了几秒,「知道了,我去接你。」

「啊?不用不用,我明天自己去就好。」突然过于顺利的展开让提出要求的本人还没做好准备。

「你来不来?不来就算了。」

「喔……去。」

不知不觉节奏又轻易地被那个人抢走,明明刚才还拒绝的,现在反倒威胁起来了,简直莫名其妙。不过目的达成了也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刻放下电话随意收拾了些带去的东西。

于是新导刻当晚住进了伊吹浩二家,在尚未消除的违和感中毫无意识地达成了同居成就。


两天后的晚上当他仰面躺在伊吹家的地板上时,他终于发现一直以来的违和感是什么了。学生会放暑假,而大人不会,这一点适用于未来姑姑,那么同样适用于伊吹。伊吹很晚才回家,所以还是没有人陪他打vanguard或是做任何事,他很闲的现状没有丝毫改善。当然伊吹不可能自动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只当刻是来蹭空调的。那他住到伊吹家不就没意义了吗?刻觉得自己的失算还能抢救,于是翻身起来发line给伊吹。

                                                                                                     『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知道,大概会很晚。』

『你不要等,睡的时候把门锁好。』

                                                                                                        『我去接你吧?』

『家里没开空调?』  

                                                                                                   『开了啊,怎么??』

『我以为你中暑脑子烧坏了』

                                                                                                           『喂!!混蛋』

                                                                                      『你这是什么意思!!(怒)』

『你觉得我需要你接吗』

                                                                                                        『有什么不行啊』

『你少添乱我还能早点回去』

                                                                                                           『你给我等着』


手机再发出动静时伊吹往窗外看了看,果不其然如信息说的,卷卷头的少年已经杵在楼下了。他嘴里叼着碎碎冰,一手拎着塑胶袋一手发信息,不时抬头看看。

                                                                                                              『还没好?』

『10点半,等我15分钟 』

伊吹坐回桌前,认命地回复道。然而没过两分钟,手机又震了起来。

                                                                                            『快点,啤酒要不冰了。』

『啤酒?哪儿来的?』

                                                                                                              『便利店啊』

『你知道我问什么』

                                                                                      『想知道就快点做完啊,大叔』

伊吹不再回复了,刻感到这是一次大胜利,虽然非常幼稚,但就是大胜利。他在长椅上坐下,仰头看两三步远处立着的时钟,10点20分,还有十分钟。碎碎冰吃得差不多了,他使劲嘬化在下半截里的剩下一点点果汁,嘬得腮帮子疼。等塑料管里的果汁一滴不剩了,他又抬头看,10点23分。隔着塑胶袋来回扒拉里头几个冰冰凉凉的易拉罐,他想如果10点半伊吹不出现在他眼前,他就要打开一罐,晚一分钟就喝一口。不过,喝了的话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伊吹你最好还是准时出现。10点25分,还有五分钟。

刻盯着时钟的秒针看了一会儿,想起以前在设施里,有时他发现秒针会往回跳,然后再继续向前。那时他还不知道那只是因为秒针停住时的反弹,以为是时钟发现了自己在看着它,害怕了好一阵。他转过头看看楼上,刚才还亮着灯的那个窗口不知何时已经回归了一片漆黑。是到时间了吗?他再次看向时钟,还没有,但一瞬间秒针好像停止了。眨了眨眼睛,10点28分,秒针没有停住,伊吹也没有出现。刻抬起手臂揉了揉眼睛——他并没有看错,就像秒针是一直静止的,直到他看过去的瞬间才开始继续转动。他又重复试了几次,结果是一样的。为什么,连时钟也要跟伊吹串通一气吗?那只好盯紧不移开视线,反正只剩下30秒了。

他从塑胶袋里掏出一罐啤酒,心想,伊吹,你最好出来,我可要打开了。你不出来是吧,那我真的要打开了。他将食指按在拉环上倒数:5,4,3,2,1。黑洞洞的出口没有一个人走出来,但就在他准备拉起拉环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伊吹的声音。

「Chronostasis,你知道吗。」

刻猛地回头,他以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但却是一个从没听过的名词,「不知道啊,那种东西!」

「时停效应,」伊吹走到他身边拿走了他手里的易拉罐,「你刚刚看到的现象。」

「啊?」刻愣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你早就从别的出口出来躲在背后偷偷摸摸地看我是不是?混蛋斯托卡!」

「两分钟而已,又没迟到。」伊吹也懒得反驳,他确实是在他背后看了一会儿。

「你现在可以老实交代了,这些是哪儿来的。」他掀开袋子,除了手里的一罐,袋子里还有两罐。

「刚才在便利店碰见了守先生。守先生说请你的。」刻如实解释。

「守吗?原来如此。」他在刻旁边坐下,拉开一罐喝了几口。

「伊吹,给我喝一口。」

「说什么胡话,你果然是中暑了。」伊吹无视左边一双绿幽幽的眼睛里朝自己射来的视线,继续喝他罐里的啤酒,「刚才你就企图打开的吧?」

「嘛,如果你不出来的话……你故意那个时候出现的吧,混蛋。」

「也不是那样。」伊吹仰起头喝光剩下的一口,捏扁罐子丢进回收箱,瞥了刻一眼,「你还早的很呢。」

「当谁稀罕啊!」刻把袋子丢给伊吹站起身,催促道,「赶紧回去了。」

才刚迈步背后的人就拉住了他,突然压下来的阴影让他眼前一黑,银色的长发擦过他的脸颊,还来不及反应,酒精的味道已经从伊吹的嘴唇渡到他的口腔。伊吹很快松开了他,但他却抓紧了伊吹的手臂,他不相信只是尝到几秒钟的酒精就能让他头晕目眩,却也不想承认不过是因为这个人的一个吻。然后他听见伊吹说,让你久等了。

「好苦。」刻用手背蹭了蹭嘴角,发出一声低低的抱怨。



FIN.

评论(8)
热度(60)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