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伊クロ] VG 2016情人节系列-伊刻篇

交往中设定

基于我对这个cp的认识,说不清是伊刻还是刻伊,没什么cp感,和情人节大概也只有半毛钱的关系

和上一篇有那么一丁点儿关联



VG 2016情人节系列-伊刻篇

 『伊吹你有没有空!有事找你,急!』

伊吹浩二收到新导刻的信息后,只靠神经反射就回了条「没空」过去。其实他很闲,闲到在接到信息的前一秒刚从倒立的墙上下来扎了个马步。但他认为这是最佳判断,平时刻那么嫌弃他,突然主动找他肯定没有好事,至少不是什么正事。

然而对面明显没打算听他的否定回答。

 『我要告诉未来姑姑你不肯见我。』

伊吹觉得头很疼,小兔崽子学什么不好还学会威胁了,火大,想真人fight,可最后还是无奈地回道, 『十分钟见。』


见面的地方在伊吹常去的NOTH BURGER。他远远就看见拎着个纸袋子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刻,加上那头让人看了就觉得极不安分的红发,他简直以为是奥运圣火提前传过来了。见他来了,小火炬,哦不,刻直奔到他眼前来,「伊吹!」结果话音没落肚子先叫起来,他又差点以为刻所说的急事就是要讹自己一顿饭。

「进去再说。」伊吹率先踏进了店里。

这一天店里很冷清,除了他们没有其他客人,倒成了个不错的谈话地点。虽然可能是因为过了饭点,但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根本不会有人来快餐店。约在人家店里却不点些什么好像不太合适,而一旁成长期的少年又嗷嗷待哺,伊吹就叫刻找地方坐,自己去买了一份套餐。

店员小姐本来还在哀叹偏偏今天轮值不能和男朋友约会有多不走运,可见到伊吹,心里立刻连连念叨有失就有得,只想一会儿赶紧偷拍两张,回头好跟同事们显摆一番。男朋友要有,美男也是要看的。于是心情大好的店员小姐硬是往脆弱的小纸袋里多塞了半份薯条,可乐杯里都少盛了一勺冰,递过餐盘时还不忘说一句「番茄酱不够您再来拿。」

只可惜这情伊吹没有领到,他在刻对面坐下,把餐盘往刻面前一推,「还没吃饭吧。」

「啊,还没。」

「先吃。」

「不行,你先听我说。」童年不怎么好过的新导刻深知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更何况想从伊吹嘴里问出点话来有多费劲他也不是没领教过。

「你要是愿意饿着那就先说。」

确定伊吹肯好好听了,刻的表情倒比刚才更加严肃,伊吹突然有点紧张会不会是刻遇到什么跟明神有关系的麻烦了。

「伊吹,我想问你,」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过来,但语气却又不那么确定,「那个,东云丞马是怎样的人?」

「哈?」伊吹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结果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有点儿犯懵。东云丞马,记得是个挺恶趣味的人,最后见他的那一次,他好像提到过刻和depend card。但之后再也没见过他了,该不会突然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了吧,伊吹默默在心里琢磨着。

「以前,你不是Team Demise的教练来着吗,应该挺清楚那些家伙的事吧?」刻没注意到内存有点儿溢出来的伊吹,接着问道。

「你问他做什么?」

「喂,明明是我先提问的吧!」

「发生什么了?」

「别管了你就告诉我!」

「刻。」

「呃、啊?」突然被叫到名字,像是被踩了急刹车一样,变得急躁起来的刻愣住了,伊吹很少只用下边的名字叫他,应该说他自己也是拒绝的,理由是从他嘴里叫出来听着有点儿恶心。

「听好,如果你保证之后都能冷静地进行对话,我就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但相对的你也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吗。」对付青春期的小鬼只要提出合理的交换条件、让他觉得自己被对等地看待,那么一切就能在掌控之中。

「喔,知道了。」刻终于放松下来,想起之前神居说过的,吃饱才能好好解决问题,于是把可乐杯拉到眼前慢慢地嘬,老老实实等着听伊吹的下文。

「我对东云丞马的了解,不过是纸面上那些。」伊吹闭起眼睛回想,「教练也不过是做个样子,都是些自我中心的人,怎么可能会听别人的话。」

「这倒也是……」回想当初TRY3对战 Team Demise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印象,尤其是东云丞马的态度,怎么看都让他不爽。

「总之,是个话很多的人,作为fighter来说虽然有相当的实力,但更擅长的应该是靠语言操控人心吧。其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故意跳过了关于depend card的部分,这个时候提起只会让对面那颗才冷静下来的脑袋再次热血沸腾,「说起来,记得他的大学就在公交两三站前。」

「啊……那个啊,已经知道了。就这些?」红发少年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复杂,有些失望地再次确认着。

伊吹点点头,随后两手交叉在桌面上,「差不多也该说说发生什么了吧,你遇见他了?」

「不,说是遇见,只是我单方看见他了而已。然后,圣苑也跟他在一起……」

「原来如此,绮场圣苑吗。」伊吹叹一口气,靠回了沙发背上。

「刚刚上车前,看到他们在大学门口,好像在吵架的样子。」

「所以,你所谓的急事,就是找我说别人的事吗?」

「什么啊你那说法!圣苑是我的队友,是重要的朋友!和那种像是变态的人在一起当然会担心啊!虽然也不是刚刚知道他们在交往啦……」伊吹的态度总是让他想拍桌子,但隐约觉得伊吹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刻说着说着声音便低了下去,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一个挺身坐直,「喂!别告诉我你早就知道了!」

「不,我第一次听说。」满脸写着「关我什么事」的伊吹如实说着,开始吃店员小姐充满爱意的薯条,「你那么担心的话,去跟本人谈不就好了,找我有什么用。」

「那还不是因为……!」刻抬起眼瞄了一眼伊吹又飞快地低下去,下了半天决心才咕哝了一句,「我都跟你在一起了,感觉,没什么立场说别人啊。」

伊吹被薯条呛得差点儿背过气去,「新导刻,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发现说错话的刻赶紧把可乐杯推给他喝,但杯子里又基本不剩什么了,两人一时陷入沉默,只有空气伴着化开的水奋力挤过冰块的缝隙爬上吸管内壁的尴尬声音。

「其实,本来找你只是想给你这个,」刻从带来的纸袋里掏出一样扁平的东西摆在伊吹眼前,「想快到了再联系你的,结果半路看到圣苑他们……」

「这个?」东西包得很精致,咖啡和焦糖色暗格的包装纸,对角还用金色的细线打了好看的结。

「昨天未来姑姑休息,两个人一起做的巧克力,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刻解释道,「姑且就算是那个什么啦,情人节礼物。昨天做完有尝过,味道还是可以保证的!虽然包装纸那些都是姑姑从家里找出来的现成的。」

「替我谢谢未来小姐。」

「不用不用!你谢我就行,这份都是我做的!」刻说得一本正经,然后苦笑着抱怨道,「未来姑姑还嘱咐我半天不要拿错了她给真先生那份,一直念到我出门,真是的。」

伊吹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哭笑不得,哪有人要别人谢自己的,本来想说的现在都不想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脑子里的弯弯绕都长到头发上去了,老是靠着一股冲劲儿横冲直撞,讨厌的东西从不憋在心里,喜欢的东西也从不吝惜赞赏,想来尽是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所以才不讨厌,所以才……他曾说对新导刻并无所求,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只是他还不愿意承认,抑或还无法想象,他自身对这个少年的渴求的边界。

「谢谢,」他最终淡淡一笑,偶尔将开心的心情确实地说出来似乎也不坏,「收到巧克力很开心。这还是第一次。」

「你……」对面的刻一时目瞪口呆,还好他这次控制住了直球,把到了嘴边的一句「原来你还真是没朋友啊」硬是咽了下去。

「还有,关于绮场圣苑的事。」伊吹回到先前说了一半的话题。

「嗯。」

「新导刻,你相信自己的选择吗?」

被猝不及防问到自己的事,刻没有马上回答,他像是想要确认一般盯住伊吹的眼睛,最后郑重地点了点头,「相信。」

「那么,不妨也相信他的选择吧。即便他走错了,还有你在看着他。」

「因为你们是队友,是重要的朋友吧。」


「也会看着你的,大叔。」刻站起来左手撑在桌上向前倾去,右手用力拍了两下伊吹的肩膀。

「少得意了,臭小鬼。」

不曾有的、还没有的,往后必定一点一滴交汇于此。



FIN.

评论(9)
热度(62)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