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東シオ] Exchanging despair

一个突发一灭寂和一直想让东云桑说一次试试的话混在一起的产物

烂俗车祸梗 角色死亡注意



Exchanging despair

病床上蓝发的青年安静地睡着。绮场圣苑站在床边,难得有机会俯视这个男人。这还是圣苑第一次见他摘下眼镜后的样子,他年纪原也不大,只是不戴眼镜显得更年轻些。平日里他巧舌如簧,多半对手在比赛还未开始前就已经败在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上,圣苑也是尝过这苦头的。然而此时他还没从吗啡中醒来,两片唇被封印在氧气罩之下,没有只言片语。

若是不开口,他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甚至可以说是吸引自己的类型,圣苑有些不合时宜地想。他试着给这个男人加上诸多「如果」——除去他的种种异质,那么或许自己会相当尊敬这个斗士,可相对的他也就不再是他了。圣苑边等待着他醒来,边想象着这些可能性,他一直相信可能性有无限之多,但那绝不该是建立在本体的牺牲上,尤其是在导致现状的人正是自己的现在。

他们被卷入了一场单纯的车祸。事故发生得太快,即使岩仓已经解释过了状况,圣苑至今还是不清楚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巨大的冲击,轮胎摩擦路面的尖利声响,以及倒在眼前一动不动的蓝发男人。两人曾有过的因缘或许足以让圣苑被指控为报复——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但他绝不会逃避责任,作为绮场家的人,更不会找任何借口。

他想得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绮场……圣苑君……」被氧气罩隔去大半的微弱声音唤着他的名字。

「东云先生,您醒了。」圣苑听到声音立刻转身过来,虽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他还是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您感觉怎么样,需要我叫医生吗?」

东云丞马停顿了一会儿,并不是因为他不清醒,而是当他企图摇头时发现无法移动,或者该说什么都感觉不到,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出任何动作。氧气罩的内侧染上一小片水汽,随即散去,「不、先不要……」

圣苑点点头,走近了一些。以东云丞马的敏锐,大约不需要医生的告知也能明白现状了。

「非常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深深低下头,「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解释无济于事,但——」

「圣苑君,」东云打断他的道歉,「可以过来一点吗?」

「是。」圣苑搬过椅子在他床边坐下。

他绕开话题转而问道,「你还好吗?」

「东云先生……我没事,对不起,只有我毫发无伤。」

「不必道歉也可以的,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平安无事胜过一切。」他像是安心一般闭上眼睛。

「但事故的责任在我,」圣苑坚持道,碧蓝的眼睛即使在这种时候也毫不退让,「我会对东云先生负责。」

东云丞马轻轻地笑了,「怎么听起来像是我被侵犯了一样。」

「这种时候您就别再开玩笑了。」圣苑无奈地说。

「你才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睁开眼睛看着金发的少年,突然严肃起来。

「是的,我是认真的。」

「但你不明白。」他否定道,「圣苑君,可以请你就这样别再管我的事吗?」

这是被人叫作「自尊」的东西吗?圣苑想如果立场交换,或许自己也会说同样的话,他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放下一句「是的我知道了」便撒手不管。

「对不起,只有这一点,我做不到,东云先生。」

躺着的人轻轻叹息,他将视线定格在天花板上,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圣苑君,你是真的不明白啊。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你。」

「对不起……」得到的回应依然只有道歉。

「不,别在意了,」他如同用尽力气一般不再像以前那样批判少年的固执,只是淡淡感叹着,「你的固执从来都没改变呢……」

语毕他对圣苑露出像从前一样的微笑,「可以麻烦你帮我叫医生吗?」

「好的,那么今天就先告辞了,请您多保重,我会再来看您的。」圣苑再次对他弯下腰,起身走向门口。

「圣苑君……」正当他准备拉开房门时,背后闷闷的声音叫住他,「有些事忘了问你。」

「是?」圣苑转回身。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不是以这样的姿态问你……不过,大概也没有机会了。」隔着一段距离圣苑也能感到他的苦笑,「还记得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将自己置于高处俯视他人的你也有看不见的未来!敞开心扉、手牵手,世界就会变得更加广阔。一个人无法看到的未来,和大家一起的话一定就能看到!我会抓住那个未来,和阿特迈尔一起!”*……这么说的。」东云丞马一字不差地复述道。

「一直,都很想问你……」


「                                                                                                                                 」



次日,绮场圣苑接到医院的联络,东云丞马在深夜用唯一可以动的那只手卸下了所有连接生命维持仪器的终端,被发现时已经死亡。没有任何遗言。

圣苑握着已经挂断通话的手机,直直望着脚下的隅田川。他脑中一片空白,却又对这个消息没有感到一丝惊讶。他最后对自己说的话,根本不能算作遗言吧。明明一开始就决心寻死,还偏要在最后那样问。



——你将要抓住的那个未来里,可以有我吗?

——我一个人无法看到的未来,你会带我去看吗?



「固执的到底是哪边啊,」圣苑咬紧了牙,将脸埋进手臂,「您真是太狡猾了……东云先生。」



FIN.



*G 42话「シオンVSショウマ」19:50

明明说要撒糖结果写了篇BE,其实我很久没写过BE了,这次也不是故意的。设定都没具体写出来,大概就是东云桑被撞成瘫痪之类的无法自理(你 根本没仔细想,外加这篇基本都是在困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有bug的话请不要大意地告诉我。

只是想看不那么强势的东云桑而已,包括那两句话也是。

关于「责任」那里,不知道有没有写明白,欢迎吃下这篇的旁友们跟我聊聊!

下次见。

评论(6)
热度(9)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