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苍海军势特别队]

+一个没头没尾毫不连贯的突发一灭寂,题目都懒得想了(你,海军组四人的故事,少量海礼,海鸣视角

+时间轴在VGG的5+左右(所以OOC)

+双子酱分别嫁给路人fighters(应该是海军使)注意!



「准备好了吗?」

我为眼前金发的男人抚平领口最后一丝褶皱。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然后简短地回应道,「嗯。」

我看得出他很紧张,并不像往常那般无论何时都沉着冷静的样子。

昨晚他也睡得并不安稳。他总是这样,每当次日有重大事件的时候便下意识地浅眠。今早天还没亮,离我设下的闹钟还有一个小时,他就已经醒来在查邮件。我被他屏幕的光晃醒,迷迷糊糊地蹭他的肩膀以示抗议。「抱歉,吵醒你了…」他小声地道歉,并把我乱动的脑袋按进怀里,我还没睁开的眼皮底下再次回归一片黑暗。我知道他肯定不会再睡过去,只好紧紧将人圈住,好歹多留他一刻,免得他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做过多无谓的担心。

当然这些都不能怪他,因为今天是以前的一切重大事件都无法比拟的重要日子,对他来讲到底有多重要,恐怕我无法用只言片语来形容。

我拉过他的手,果然指尖透着一丝凉意,便将他的双手包裹在掌心捂暖,「等一下可不能这么冷冰冰地去牵女孩子的手哦!」

「啊啊,说的是啊。」他低垂着眼牵起嘴角,动了动手指以便更加贴紧我的掌心,这个对我索取温度的小动作让我暗暗觉得开心。

虽然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我还是最后安慰他道,「没问题的,一切都会顺利的。」

他抬起头来看我,那双如一汪深潭般的眼睛恢复了镇静而令人安心的神采。温热起来的手回握了我一下,然后他率先转身踏出了房间,「走吧,时间到了。」

「Aye Aye, Captain!」我也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即追上他逆光的背影。


我远远望向立于红毯彼端的他,对他悄悄竖了个拇指,他看到后不着痕迹地朝这边点了点头。

他在众人的注视下踏至正中那条长长的红毯前,两侧已有两个女孩子在等他。那本是他们三人再自然不过的日常,就好像早晨他踏进餐厅,她们已经在那里等他一起吃早饭一样。然而今天又不太一样。她们没有回过头欣喜地叫一声「礼央大人」,只是静静地站着,深蓝色的礼服和坠于裙摆的水色薄纱像拍打的海浪环绕着她们,很衬她们浅蓝色的头发。或许再叫她们女孩子也不太合适了,毕竟走过这段红毯,她们就将各自成为我左右两侧男子的新娘。

礼央左手牵起夏琳,右手牵起吉莉安,与她们相视一笑,三人一同向前稳稳沉沉地迈出了步子。像这样三人并肩而行,在我与他们相识之后的这数年间都是少有的。她们总是慢半步地跟在他身后,如同呼吸一般自然,根深蒂固在他们几乎至今为止的全部人生中。然而礼央常说,「吉莉安、夏琳,你们是苍龙的子民,亦是苍海军势独当一面的斗士,但你们并不附属于我。」虽然每当这时双胞胎姐妹便玩笑着蒙混过关,又或许他们早都清楚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目睹他们从彼端行至此端不过一分钟的时间,我却像是看着他们相伴走过了至今二十余年的时光。在那个能望见天空的洞穴里,我曾缠着礼央一遍遍给我讲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因他们互相支撑着坚持了过来,才有了我们后来的相遇。以历史之眼看来或许那些他们被困于岛上的日子不过短短数年,对我来说却是有如人生前提的「创世纪」。憧憬着「苍龙之子」的拯救的年幼三人、吉莉安和夏琳偷偷藏起的眼泪、因虚无的力量再度吹起风的小岛……礼央的风带我见过的种种关于他们过去的image在我眼前飞闪而过。当我回过神来,发现他们已经行至眼下,却在距离阶梯仅有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突然停住脚步的双胞胎姐妹一左一右拉住了礼央的袖子。

他只愣了一瞬,马上了然地弯了嘴角。大约他不必转头看见她们通红的双眼,也不必听见水滴落下砸进红毯的闷响,更不必从掌心袖口感受到两侧因极力抑制声音而传来的颤抖,就已经懂得她们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他抬起头对我身旁的两位新郎抱歉地笑笑,退后半步揽过她们的肩膀将她们拉近自己,边为她们擦干眼泪边轻声说道,「不是说好了的吗,只有今天是不许哭的。」

「礼央大人……」

「礼央大人……我、我不是……」

「吉莉安、夏琳,」他适时打断了试图说下去的夏琳,稍一停顿,再次牵起了她们的手,「风与你们同在。」

如同誓言,如同魔咒,又或者更加单纯而强大的存在,短短一段音节止住了她们的眼泪。他将她们领上一节阶梯,却随即松开了握着她们的手,倒退一步回到了阶梯之下。一瞬间我看到双胞胎姐妹一怔,连我也对这展开有些意外,她们想要立刻转回身去,却被身后的声音制止了。

「别回头,」他将手放在她们背后轻轻向前一推,「只要随风而行,风之所向皆是苍龙的子民必将交汇之处。」

一时间似乎真的有风凭空吹起,卷起了她们的裙摆和发梢,也卷起了他的长衫和鬓角。终于她们相互对视一眼,一同登上剩下的阶梯,然后各自面向将要与她们共度此生的男子,露出了我所见过的她们最幸福的笑容。


在众人欢呼着催促下,背对着人群的吉莉安和夏琳抛出了染成蓝色的捧花。我仗着长手长脚,不顾原主人和众人的不满,将两束全都据为己有。

双胞胎姐妹恢复了平时的气势,鼓起脸颊异口同声地抱怨,「那明明是抛给礼央大人的——」

而我笑得不能更加纯良,「有什么关系嘛,我的不就是他的?」



FIN.

评论(10)
热度(25)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