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遊戯王5D's/菠普]

+四个大菠萝x普拉西多(之前在wb上玩的有几个赞就给普拉写几个大菠萝)

+八月底写的,想了想还是新年前在LFT补个档



大菠萝们失控了。

尽管普拉西多偶尔也会做出一些得意的、勉强可称之为俏皮的那种属于年轻人的表情,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冷静成熟的普拉西多,和卢奇亚诺那种看见什么都只会「嘻嘻嘻嘻」的人来疯小鬼头可不一样。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

卢奇亚诺幸灾乐祸地说,醒醒吧普拉西多,我们都是同一个人。

何塞生无可恋地说,醒醒吧何塞,他们确实和你都是同一个人。

世界一度走向毁灭,他是只身一人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战士。而现在他指挥大菠萝们,颇有率领千军万马的架势,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啦,他不是一个人!

「去吧!大菠萝们!」了不起的普拉西多发出了指令。

只不过几秒钟后,身经百战的普拉西多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大菠萝们没有去围攻路上的决斗者,反而全都以他为中心聚拢过来,转眼就将他团团围住。真不愧是普拉西多调教出的训练有素的大菠萝。

「干什么!还不快去解决掉5D's队的那些人!」他再次命令道。

一个大菠萝向前迈了一步,『我拒绝。』

「哈?」

『我们这种单价998的量产机,』另一个上前。

『就算去打也是要报废的,』又一个上前,接道,『不动游星说他要打十个。』

『比起十挑一还被打成废铁大菠萝,』又一个说。

第一个上前一步的大菠萝一把抓住了普拉西多的手腕,接道,『不如我们来做点决斗以外的愉快的事情。』

「不,等、等等…你们不要一个接一个的说话,不对!先放开我!」普拉西多甩开大菠萝一号的手,迅速检查了一下控制系统,脸色一沉,咬牙切齿起来,「可恶的不动游星!还有那个看起来长得傻乎乎其实一肚子坏水的布鲁诺!竟然给我的大菠萝系统传了病毒!」

趁他还在盛怒之中一时不备,四个领头的大菠萝分别抓住了他的手脚。普拉西多仰面着地看见新童实野市清澈的天空时,他感到后悔不已,为什么没把D轮骑出来呢,反正又不会排放污染尾气。如果有D轮他就可以合体变身,怎么可能会被这些中毒的大菠萝抓住。然而他是战士普拉西多,区区四个把他按倒在地的大菠萝而已……咦?

「呜……!」他本来是想发力的,可他却全身脱力,那是因为,按住他左臂的大菠萝,突然,吻了下来。他想要挣脱,却动弹不得。大概没有人知道——卢奇亚诺或许真的不知道,但何塞可能什么都知道——普拉西多还从未与人接吻过。他的爱人在战场上、在他的眼前死去,彼时年少的他们还仅仅是牵过手而已。然而现在可不是在乎何塞和卢奇亚诺到底知不知道他是处男的时候。这太糟糕了,普拉西多脑子迷迷糊糊地想,不动游星和布鲁诺给他的系统传了什么鬼病毒,搞不好他自己也被传染了,他竟想要更多,下意识地回应起来。他将头偏向左边继续着那个吻,这给按住他右臂的大菠萝留出了空间来舔吻他的脖子。原来这就是亲吻的感觉吗……他已经忘记原本在想些什么了。

虽然他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分别按住他一条腿的大菠萝在他腿上游走的手。普拉西多忍不住想移动双腿,却马上被两个大菠萝跪坐在他的脚踝上压住了,但他丝毫没有觉得被禁锢,反而想再多体验一会儿因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而受力的感觉。


与此同时,另一边。

大屏幕的监控器前并排坐着何塞和卢奇亚诺。其实他们并没有太多机会并肩而坐。何塞不太介意,而卢奇亚诺说跟何塞并排坐着会让他想起以前和爷爷一起看电视的事情,那感觉并不是很好,尤其是这个像他爷爷的老头儿就是他自己。

但现在卢奇亚诺顾不上嫌弃(年迈的)自己,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不时爆发出狂笑。

「……竟然给我的大菠萝系统传了病毒!」音箱里传出音质绝佳的年轻嗓音,气急败坏的,在卢奇亚诺听来不能更加悦耳。

「呜……!」接着是一声被堵在唇边的呻吟,然而卢奇亚诺眼前一黑,看不见画面了。

是何塞捂住了他的双眼。

「你干嘛!何塞!我看不见了!」卢奇亚诺尖声叫道。

「少儿不宜。」何塞冷静且简短地回答。

「呸!老子永远也长不大!你就是想一个人看!这不公平!」

「……我有必要见证我的一生。」

「得了吧何塞!」卢奇亚诺挣脱何塞的双手,顽皮地笑笑,「快好好看着吧,要珍惜每一个看普拉西多吃瘪的机会。」


普拉西多感觉不到自己的下体了。他对用腿走路还是骑D轮并没有特别的偏好。但现在的感觉跟他和D轮合体之后完全不同。麻木和刺痛——好像是他腿麻了,一动也不敢动。他上次腿麻了是什么时候来着?不记得了,大约是蜷缩在断壁之后躲避那些毁灭世界的攻击的时候吧。亲吻还在持续着,他一开始被压制的双臂已经得到了解放,他的左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攀上了左边大菠萝的脖子,而右手被右边的大菠萝紧紧握在手心里。没有机械的冰冷,是温暖的,他几乎要在温暖中昏睡过去。然而在他放松精神的一瞬间,刺入下体的异物令他惊叫出声。他不知道那两个他看不见的大菠萝做了什么,他只知道这很难受。如果不是他左右两侧的大菠萝,恐怕他要被刚才强烈的撞击顶飞去。磨合的感觉每一寸都是煎熬,但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咬牙忍耐着。直到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流入,渐渐缓解了僵硬。

他的眼前和脑内一片空白。


普拉西多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从被不动游星打到上半身飞出D轮而陷入的长久睡眠中醒来。


「哟~普拉西多!重获双腿的感觉怎么样?」卢奇亚诺愉快地问道。



Fin.



就是这么一个大概连欺诈性都没有的缺爱的普拉西多装腿的故事。让蟹和小布背锅了www当然何塞和卢奇都很爱普拉,他们看的监控画面就是普拉的梦啦,未来黑科技你们懂。

一句话后日谈:再次见到昔日伙伴——zone和安提诺米的时候,阿波利亚总是莫名地觉得背后发寒。

评论(2)
热度(3)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