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VGG/海礼] 漂洋过海来看你

这对连p站粮都超少,但超美味(tag搜索「ハイレオ」

新入这对cp的股,对海军故事不熟,风语也学得不好,写得没什么cp感,心里很方

礼央撒嘛的电话在无印4期15话(合计178话)03:56



漂洋过海来看你

海鸣·阿尔卡拉斯是个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人。这是苍龙礼央在观察了一日这个初次见面就强行带自己观光浅草的西班牙少年后得出的结论。似乎路上随便拉住一个便是他的amigo,视线所及之处都有让他心情超激动的事物。苍龙礼央甚至担心他那颗频频激动的心脏砰砰跳得太过头,一不小心要爆炸开来。好在直至太阳西垂他仍然活蹦乱跳。

海鸣像一阵来去自由、炽热强劲的风,漫无目的却又轻车熟路地拉着他把浅草好吃的好玩的跑了个遍。他说,我来浅草很多次,可总也呆不够。

他说,礼央,下次我去你家看看好不好?

这是他一整天里说得最冷静的一句话,但礼央却看见他眼睛里涌动着洒遍阳光的海浪。他大概是心情超激动的。

后来他真的去了。


礼央大半年没得他本人的音讯,只是偶尔从新闻里见他在哪个哪个欧洲联赛优胜。明明分别时死抱着不肯撒手,被双胞胎姐妹揍了一顿才可怜巴巴地上了飞机。但知道他在某处和苍海军势并肩作战着,礼央便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转眼到了夏天,海鸣突然发来了信息。礼央点亮屏幕,跳出一片蔚蓝撑满了画面,虽然是随处可见的大海和礁石,但总觉得有些眼熟……再往下看,照片下的文字让他呼吸一窒——

「我迷路啦。゜゚(>ヘ<)゚ ゜。礼央大师家好难走!这里该怎么上去?」

不会吧。

礼央哭笑不得,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海鸣?」

「礼央大师qwq……」

电话那端清楚地传来了海浪声,还真的来了啊,那个笨蛋。

「在那儿别动,我去找你。」

放下电话礼央才切实感觉到,有阵不同寻常的风正在他心里吹起涟漪。


礼央找到人的时候,安下心来的海鸣正坐在礁石上仰面吹风。听见脚步声他猛地转回身,长发跟着甩到脑后,他的头发好像又长了一些,深色的皮肤也晒得更加好看。

「礼央!」百感交集的情绪全挤在唤他名字的这一声里,几乎漫溢出来,「你找到我了!明明这四周都长得差不多?」

礼央心想这是我家啊,但只微微一笑,「是风的指引。」

「话说回来,你……坐那个来的?」小岛的主人指一指少年背后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满脸难以置信。

「嗯!」海鸣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自豪地狂点头。

「真亏你能找得到,不可思议的家伙。」

「是……是风的指引!」海鸣右手握拳一砸左手手掌,明显是胡说八道,礼央快要忍不住笑出声了。

「以前你说要来,没想到你真的突然就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太突然了,连招呼也没打一个!啊……果然不该来的吗……」他突然就垂头丧气起来,好像连刚刚还在飞扬的头发都变得软趴趴的了。

礼央连忙摇头解释,「要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去接你。」

「不行不行,是我要来看你,所以一定要自己来的!为了攒够钱稍微花了点儿时间,除了参赛赢奖金都在打工了。抱歉一直都没联系你,嘿嘿。」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手指卷了两圈发梢。

「没关系,你的比赛我都有看。」礼央再次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并半蹲下来朝他伸出手,「先上来再说吧。」

海鸣迟疑了一下才握上眼前那只手,他脸上发热,却躲也没处躲。


爬上岩壁,是在下边完全看不到的不同景色。海鸣张大眼睛,愣了半晌才呆呆地说出一个词:「……Laputa」。

礼央失笑,「姑且就算是传说,但这里可飞不起来啊。」

「但是,我现在,好像真的在天上飞一样!这里就像是……像是……库雷……!」他像第一次参加修学旅行的小孩子一样挥舞着双臂四处跑起来,然后又跑回礼央面前感叹道,「好厉害啊,苍龙的子民!!心情超——激动!!」

又是那阵不同寻常的风,礼央觉得被温暖包围住了。自从数年前Link Joker的事件时选择中立的他不禁对友人们出手相助之后,鲜少再有人来过。而现在海鸣从天而降——又或是说漂洋过海而来,就在他的眼前,与他分享在这片苍龙之民的土地、他度过至今大半人生的故乡的时光,让素来波澜不惊的他开始心跳加速。「“心情超激动”……吗?不错的风啊。」他喃喃道。

海鸣双手捧起他最初得到的来自这个古老国度的卡片,「风暴超越者 萨瓦斯」,将它紧贴于额前,如同虔诚的亲吻,如同庄重的仪式,「你回家了,萨瓦斯,你回来了。」

他睁开眼睛,对礼央笑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一直想着有一天要像这样做,从还小的时候起就做梦都想。谢谢你,礼央。谢谢你。」

年幼时他不曾有过家人,而「萨瓦斯」不同。「萨瓦斯」不得已才离开了族人和故乡,比起自己的痛苦要多得多吧。这样想着,他向往孕育了这个陪伴他的伙伴的土地,希望有一天能送他回去。

「海鸣·阿尔卡拉斯。」礼央深潭般的眼眸严肃地看向他,一字一字郑重地叫他的名字。

「是!」海鸣全身如过电一般,眼前的少年矮上自己一头,却气势磅礴扑面而来,令他几乎立正。

「你也是,海鸣。」他说。

海鸣以为他在回应自己的道谢,却听他补充道,「和“萨瓦斯”一样——你不是来看我——你回来了。记得之前说过的吗,你是我的同胞。」

「所以,以后想要回来时一定告诉我,不管在哪里都会去接你。」


洒遍阳光的那片海开始涌动着涨潮,打湿了礼央的肩头。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FIN.

评论(10)
热度(27)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