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ダイヤのA/倉亮] 公私分明 4

时隔一年的更新,复健,没有剧情只有大段逗闷子

前情请走:公私分明 0-3



公私分明 4

说是出来抽烟,结果站到后院儿里被凉气儿一扑,仓持反而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烟就别在耳朵后头,他仰望星空,想起第一次碰见的时候亮介说的话:「弱小,太弱小了」。今儿晚上就不该是这个走向,他本来想找前辈聊聊未来的警匪关系的,再不济找御幸也比现在这情况强啊。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命该如此,也没想到这一晚上还远远没有结束。

干站着也没什么意思,而他仓持有八百六十种让自己振作起来的办法。他从树棵儿里捡出颗脏不拉几的棒球,左手戴上手套。右手投球出去,从对面儿墙上弹回来,再落进左手手套里。他跑得快,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打过一阵儿,后来身边儿没什么人打了,他也就偶尔自己一个人站在院儿里走神儿的时候对着墙投投球。球投得轻车熟路,墙上的球印子都只有那么一个,他突然清了清被辣椒面儿糊住的嗓子,随着球砸在墙上又砸进手套里啪啪响的节奏,拉开嗓门儿唱了起来:「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唱了一会儿一来劲,感觉就比刚才痛快点儿了,他觉得再唱一遍差不多就能满血复活。

「一闪——一闪——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搅局的这就来了,跟他背后笑得喘不过气儿。他倒是头一回听见一直都只做微笑状的这人笑出声。

「有那么逗吗?」

「咳咳咳,你咋唱小星星还跟唱摇滚似的啊?」亮介吃了那么多辣椒也没呛着,反而让笑给呛得红了脸,然后补充道,「倒是不难听。」

评价得十分中肯,仓持心里这叫一个感动啊!他唱完突然变得胆儿特肥,也不顾口不择言了,「哥哥哟!您今儿晚上可是给了句像人说的话!」

亮介意外地选择性无视,也没管他又擅自叫哥了。

「仓持。」

「到!」仓持突然被点名,心里警铃大作。

「你看片儿不?」

「啊?」

「我问你看片儿不看。」

「你卖的那些啊?」

「废话,还有别的吗。」

仓持心说你他妈在逗我,让我一个人民好片儿警跟你这个毛片儿贩子一块儿看片儿,我都对不起将来要继承的局里的警棍!虽然他也不是没跟前辈在宿舍看过抄来的那些,可那是工作需要,哪儿能比呢。

他脖子一梗,义正言辞:「不看!」

「为啥呀?」

「还为啥,咱俩看片儿,像话吗!」

「你不都说下班儿了吗…」亮介又使出了拿手的先发制人,摆了一脸的困扰,「再说了,我不得礼尚往来啊。你那么照顾春市,又不逮我,还请我吃饭,咱俩非亲非故的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可别说是因为春市,我们兄弟还用不着你可怜。」

「不是不是…我真没那意思!」亮介噼里啪啦一通说得仓持一下儿慌了。对啊,他干嘛对一个小贩这么好啊,真是中邪了吧。不逮他不是因为可怜他们兄弟,请他吃串儿更不可能是为了促进感情(他可没打算当御幸第二),那到底是为什么呢?甭管为什么,仓持是肯定不能承认这两点的。

「可是亮哥啊,咱才见过几面儿啊就一块儿看片儿,这也忒……」

亮介露出招牌笑容,重重拍了两下仓持的肩说,「合着你叫了半天哥是占我便宜呢?放心,我保证看过片儿的都是朋友!」

对,你说的真对!我竟无法反驳……不过,怎么说我都是被占便宜的那个才对吧?仓持洋一放弃了思考。


等仓持收拾好关了店,亮介已经在屋里等着了。

仓持屋里也没个椅子,亮介就坐他床上,仓持自己靠床坐地下。

「哎,你电视不错啊!」

「嘿,不愧是行家!」仓持就爱听人夸他电视,「平时爱打打游戏啥的,就自个儿攒钱攒(cuán)了一个。」

「还挺能个儿。哎,你想看啥?」

「我、我哪儿知道啊那都你的片儿!」

「你别紧张啊。」亮介又笑了,仓持感觉渐渐能分辨出他什么时候是真笑什么时候是假笑了。

「我没紧张!」他一口否认,又不是没见过阵仗,区区看个片儿,就算旁边儿坐着的是「专家」也不惧。

「处男都这么说。」

「哎,我可报警了啊?」

「你自己不就是吗。」

「我打电话叫春儿!」

「哦,你叫春儿(笑)。」

琢磨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仓持简直想给自己俩大咧刮子,指望这人能不挤兑他他真是傻了。

「少废话!要看赶紧看!」

「好好好。」亮介飞快地一掀拉杆儿箱,用极其娴熟的手法一抖搂夹层,挑出一张三无产品塞进了仓持的机子,看得仓持眼睛都直了,要是抄了这一箱,得能领多少奖金啊?

亮介退(tùn)回来,但没坐回床上,就地坐仓持边儿上了。

「开始了啊?」

「哦!」

屏幕一黑,随即亮起来,画面上是一片暖色的荒草,风吹虫鸣……我靠不是吧!野战?一上来就来硬货也忒刺激了吧?仓持心想这是老天给他这个人民的好片儿警的考验,得稳住!于是他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只听音响里传来了悦耳的男中音——


「在苍茫的大草原上……」


不是,等会儿,赵〇祥叔叔您咋儿还来掺和一脚啊?!

「那啥,亮哥,这啥呀?」

「你瞎呀,这不片儿吗。」

「我知道,啥片儿啊?」

「《动〇世界》啊!你小时候没看过啊?没童年。」

「看过……」仓持脸都抽抽了,「不是,你告儿你弟这玩意儿叫毛片儿?」

「这不都长着毛儿呢嘛!」亮介指着屏幕里一只漂亮的母豹子,又指了指它身边儿带着的一身茸毛的小豹子,「这个像你。」

像你大爷!仓持想骂人,但是人民的好片儿警不能乱说脏话。他又突然心疼起小春,这哥哥心也忒黑了,人跟人的差距咋儿就那么大呢!仓持脑子里天人大战,一时丧失了语言功能,只能无言地抱着膝盖看赵叔叔讲大草原上的小豹子的故事。

碟换了三盘儿了亮介看他还没动静儿,就用胳膊肘儿怼他,「仓持。」

「啊?」被点名的那个木然地转过来。

「你是不特失望啊?」


虽然这才第二次见面儿,仓持觉着自己已经把这个人的性格掌握瓷实了——不挤兑人他难受。 



TBC......or not to be

评论(3)
热度(4)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