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遊戯王ARC-V/隼+零] 攻略要从弟弟抓起

零本来是零儿的零,结果通篇都是零罗

设定大体和动画一样,略有不同。琉璃失踪,隼和游斗到处找她,但不知道是融合做的。另一边零儿也在行动,但两人从没见过,这里讲的是他们在city初遇的故事。

标题请万万不要当真



攻略要从弟弟抓起

黑咲隼是一个挺无聊的人,至少他的妹妹琉璃是这么觉得的。

「哥哥不决斗的时候无聊死了!每天每天到点起床到点睡觉、到点出门到点回家。嘛……倒不是说生活得规律不好啦,可是像老头子似的,除了我还会有女孩子喜欢哥哥吗?」

然而被如此担心着将来的黑咲隼依然过着到点起床到点睡觉、到点出门到点回家的生活,除了再也没有人嫌弃他抱怨他的无聊了,因为琉璃失踪了,这个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就这么不见了。黑咲和亲友游斗四处辗转寻找琉璃的线索,一个月前来到了这里,一个名字简单粗暴的城市,「city」。他发誓一定要找到自己最重要的妹妹,然后或许他会愿意试着变得不那么无聊。不,他一定会的,只要琉璃回到他身边。

这一天他也没能打听到什么消息,打算在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回去,但路上发生了一点小插曲,让他回到住所的时间比平时都晚了不少。

天气已经转凉,虽然时间同往常一样,但天色已经暗了许多,路灯也提早亮了起来。黑咲经过公园时原本没太在意,毕竟到了晚饭的时间四周早就没了人影。但他突然听到些动静,很快便锁定了公园入口的长椅旁站着的小孩子——他有鸟兽般的敏锐,以及一双黑夜里也闪闪发光的好眼睛。那个孩子大约小学的年纪,戴着顶深色的棒球帽,在那之外又戴着外套的兜帽,遮去了大半脸。他左手紧紧抱着一只毛绒小熊,右手伸进口袋里紧握着什么东西,隐约能看出是手机的形状。

「呜……哥、哥哥……」跟哥哥走散了吗?如果不是他低声的啜泣,黑咲大概也不会注意到他。黑咲不禁想起还小的时候,心城也有很多这样的公园。有一次他故意悄悄躲起来,看琉璃找不到他急得大哭的样子,结果事后被游斗一个腹拳外加大骂一顿。紧绷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朝那个孩子走去。

男孩子被突然走近的黑咲吓得退后了一步,但看见他蹲下来后平视自己的那双暗金色的眼睛后,一下止住了抽泣。黑咲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被吓得。他不太擅长笑脸,于是语气就尽量放得柔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儿,迷路?跟哥哥走散了?」

眼前的小脑袋摇摇头,不说话。

「知不知道家在哪个方向,我送你回去?」

又是摇摇头,不说话。

「你……难道不会说话……」

还是摇摇头,不说话。什么意思,这是「不会说话」还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那,我走了。」黑咲说完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转向先前的方向,果不其然被从身后拉住了外套的下摆。

他转回身来再次蹲下,「所以,我该怎么办呢?」

男孩子抱紧小熊,终于开了口,「哥哥大人……叫我在这儿等他。」

「没说什么时候来接你吗,你等了多久了?」

「中午的时候……」

「你从中午等到现在?」

「嗯。」

黑咲皱眉,简直无法想象这是一位多糟糕的哥哥。

「喂,啊,不是,你叫什么名字。」

「……零罗。」

「零罗。」他重复了一遍,「该不会是你哥哥把你扔在这儿了吧。」

「不是的!」零罗突然抬起头来说了第一句气势十足的话,把黑咲吓了一跳,可之后又恢复了细声细气的样子,「不是的……我们今天才来的,哥哥大人有重要的事,不能带我一起,要我在这儿等他。」

「我知道了。但已经这么晚了,你不联系他一下?」黑咲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口袋里的手机。

零罗却抓紧了口袋表示不行,「我怕打扰哥哥大人,哥哥大人有重要的事要办。」

又是重要的事,到底有什么事重要到要把这么小的弟弟一个人扔在公园不管。

「只是确认一下而已不要紧的吧。」

「……不用了,我可以等。」

黑咲觉得心里狠狠被什么抓了一下,琉璃是不是也在什么地方等着自己呢。

「那我也一起等。」他起身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你一直站着不累?过来坐下。」

「欸?」零罗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陪你等到你哥哥来接你。」顺便看看是什么混账哥哥。他这么想着抄起零罗放到自己旁边坐下。

然后两个人突然没了话说。而填补尴尬的是——

「咕——」

「咕——」

更加尴尬。一大一小两个少年儿童的肚子理所当然地在晚饭时间发出了抗议。

「你从中午就在这儿等,肚子饿了吧。」

「嗯。」

「可我没有吃的。」黑咲觉得自己一定是血糖过低丧失了正常交流的能力,没吃的说个屁。

结果一只小手默默伸到他的眼前,手掌摊开,上头躺着一颗小小的巧克力豆。他看了一眼零罗,零罗说,「大哥哥,给你。」

黑咲隼,还能不能更丢人了,让小学生分巧克力豆给自己,被琉璃和游斗知道了要笑一辈子。

「不,不用了。你吃吧。」

「可是……」零罗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他大约是想要黑咲一起吃,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了。」少年黑咲否认了饥饿作祟,是零罗坚持要给自己的,他捏起巧克力豆吃了下去,「谢谢。」

「嗯。」零罗似乎满意了,收回手再次抱紧了小熊。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慌忙掏出来看,带出了口袋里一张卡片。

「大哥哥,哥哥大人要来接我了!」

「是吗,太好了。」他弯腰捡起零罗掉下的卡片,吃了一惊,虽然那是张他没见过的魔法卡,但足以让他确认了,「零罗,你也会决斗吗?」

「嗯,想变得像哥哥大人一样强……不,只要能帮上哥哥大人就好了。大哥哥,也是决斗者?」这是零罗第一次对他发问。

「是啊。」

天完全黑了,背后的路灯只能照亮正下方两人坐着的长椅。才一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零罗的表情就明快起来,轻声叫了一声哥哥大人,立刻从长椅上跳下,朝脚步声的源头哒哒哒地跑过去了。黑咲也站起来,他看过去,还未见人,先看见一截明晃晃的脚踝,零罗在他身后拉着他的袖子,然后是张牙舞爪的红围巾,最后视线才定格在这位「哥哥大人」的脸上。他两步上前,几乎要撞上眼前的男人,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早就超过了与初次见面的人该有的界限。但眼前的男人只是推了一下眼镜,并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黑咲又一次习惯性地皱眉,自己都没发现语气里莫名地半是嘲讽半是挑衅,「哥哥大人?」

「赤马零儿。」可对方波澜不惊,简短地报上了名字。

「赤马零儿。」他重复了一遍。他本想见到这个人的第一面就揍他一拳,他想把他大骂一顿,他想掐着他的脖子质问他,然而什么也做不到,他不过是在迁怒别人,为自己失去了妹妹的懊悔、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于是他停顿了很久,赤马也不催促,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别把小孩子……不,你弟弟,一个人丢下。」黑咲暗金色的眼睛仿佛射出两道光,穿透对方的镜片深深刺进他的眼睛,然后侧过脸不再看他,「虽然这附近有很多巡逻的治安警察,但那些家伙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哥哥大人……」零罗攥着赤马的袖子轻轻拉了一下,「这个大哥哥一直在陪我。」

「是吗,」赤马抬起手落在零罗的头顶,「总而言之,多谢你。请问你的名字是?」

这次换做黑咲摇摇头没有回答。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零罗仰起头追问道。

黑咲便再次蹲下身,对零罗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他发自真心地想要对这个孩子笑一笑。



「——我叫红领巾。」 



FIN.

评论(8)
热度(16)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