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K/秋伏]Cremate Me to Ashes

心情太差了,差到爆炸。本来想等 @低产王 收到再发的。

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啊,活到二十一岁我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勇气都用光了呢。我大概是秋山型的,虽然写到的秋山也都是我的妄想而已。



Cremate Me to Ashes

有一天,伏见突然这样问道:

「喂,秋山,你希望死了以后遗体被怎么处理?」

「咦?怎么突然……遗体会由Scepter 4处理?」秋山正在整理情报,他从显示屏上的数据里抬起头,不明所以。

「不我是说,你想怎么办。」

「那个,没考虑过呢。」

「什么啊,你这家伙,觉得自己不会死吗?」伏见扬眉,毫无干劲地鄙视对方,「疾病、谋杀、交通事故、当然还有,殉职。你都没想过?哪来的自信啊,嘁。」他失望地咂舌。

「诶!不是的伏见先生!还有,您这是在咒我吗……怎么说作为青王的氏族,其他的风险远远没有工作上来的高吧。况且,也没有什么余裕去想其他的可能了。」

「哼,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觉得室长来当王很危险啊。」找错重点的伏见窃笑起来,他从没想过这话会是从秋山嘴里说出来的,几乎要笑出声了。

秋山则是一脸黑线,「……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玩笑啦。如果让你现在就想呢?假如说,你现在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凶多吉少?」

秋山心里苦笑,看来今天自己是「非死不可」了,伏见偶尔揪住不放的样子也有点可爱。他仰起头想了想,最终说,「果然还是土葬吧,棺材也不要,就慢慢地被微生物降解。」

「嘿——会烂掉哟?被野兽挖出来吃掉也说不定。」

「虽然很失礼……伏见先生觉得怎么样比较好?」

「啊,普通的火葬就好。烧成灰,然后随便撒在哪儿吧。」他几乎是秒答。

「哈哈,」秋山失笑,「伏见先生还年轻,没见过火葬吧?」

「啊啊,倒是只见过活人在我眼前烧得渣子也不剩。」伏见的眼睛暗下去,说得嘲讽,他大约是想起曾经在赤王那里所见识过的力量。

秋山终于放下手里的笔,专注于和伏见的对话。

「火葬啊,虽然没有那位王火焰的力量,但是说厉害也厉害,推进去两个小时,人就没了。可是不会烧成灰的啊。最后装进那小盒子的几乎都是烧剩的残骨,最好也是碎片和渣子。火化和伏见先生所见的——或许那更痛苦吧,但人还活着就会挣扎——不一样,已死之人可是动也不能动,那当真是谁也无法陪伴的时刻。」

伏见静静地听他说完,不知道他拿来与自己分享的这一场火葬是属于谁的,听起来寂寞得吓人。他突然觉得,就算被关在那小盒子里,好像也比做孤魂野鬼强上许多。撑在桌上的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桌面,他低着头没有发表任何他一贯不入耳的感想或评论。

「抱歉,幻灭了?」

「不……嗯……算是吧,稍微。」伏见有些走神。他沉默了很久很久,像是陷入了思考,秋山也不出声吵他,等他自己在那颗聪明却又纠结的脑袋里绕出条路来。

最终他离开桌子站直:

「秋山,你怕死吗?」

「不怕死,大概只是怕痛吧。」

「是吗?那和我正相反。」



FIN.

评论(12)
热度(36)
  1. 八重潮风修吸一下 转载了此文字
    「不怕死,大概只是怕痛吧。」 ↑我要为这一句转一转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