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弱虫ペダル/荒新]Liar

+想14年赶个末班车自己提议玩儿抽命题,结果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奇怪的play,是我的个人趣味



Liar 

新开隼人被荒北靖友压着肩膀按倒在床上,红发在枕头上软软地铺开一片。荒北居高临下皱着眉看他,可他从没怕过的就是直视荒北,从容得好像能嚼着能量棒看电影似的盯上荒北一整天。

「傻笑什么?呆茄!」荒北反而被那双乌蓝的眼睛盯得发毛,「你那眼睛,我讨厌!」

「因为我比靖友眼睛大吗?」新开弯着嘴角笑,故意踩雷。

荒北一巴掌按在新开脸上。

他俯下身逼近新开,近到那双眼睛无法对焦,凑在他耳边命令道,「不准动,好好睁着眼睛。」红色的脑袋在他颈侧蠕动了一下,算是点头。

「我真讨厌你那双眼睛。」他又一次说道,亲吻新开的眼角。细细的舌尖扫过眼睑,舔湿他的睫毛,然后感受到微小的抽搐。

「呜,靖友……」 

新开发出的轻细呻吟让荒北感到兴奋,他几乎要笑出声来,伸出舌头整个湿热的舌面都贴在新开的眼球上。新开被他压在身下,像是为了抑制挣扎似的去抓压着他肩膀的手腕。他的手也是滚烫的。荒北扭着头细细地舔,像在吃一颗留到最后舍不得吃的可乐棒棒糖,只是和pepsi比起来咸咸的,却比涌动的二氧化碳泡泡还要刺激。舌头终于离开那只可怜的眼睛,他从下巴沿着涌出的泪水舔上他的脸颊,可新开还直勾勾地向上盯着。他只好用手蒙住他的眼睛让他闭上。

「靖友?」新开试探地叫他。

「喔,做得很好。」

「喜欢吗?」他抬起手臂搂住荒北的脖子。

「哼,讨厌死啦。」

「哈哈,骗人。」

 


2014 FIN.

评论(2)
热度(4)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