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弱虫ペダル]荒北靖友与真波山岳的一顿饭

+基本没怎么提到的新荒新无差别,反正就是他俩有过一腿

+真→东

+续篇→新开隼人与真波山岳的三站地 



荒北靖友与真波山岳的一顿饭

真波山岳把自己裹的像个球。

荒北以前从没见过他穿成那样子,即使是再冷的冬天。那个在坡上飞驰的奇妙小子总是在骑行中不顾风阻拉开拉链裸露出胸膛,那张又傻又让人感到后脊发寒的笑脸几乎让磨人的坡道也尽数崩溃,任谁也想像不出他曾经病弱的样子。

荒北心里堵得慌,一是因为几年不见真波竟变得死气沉沉的,二是因为他那副打扮,和那个冬天怕冷怕得要死的人如出一辙。

「烦!」荒北决定还是先从眼前下手,一把揪住真波的呆毛。

「好疼呀荒北前辈。」真波挤出个笑脸,又回到高中时那般拖长声音卖乖。

「难看死了!」荒北骂道,「你小子还知道在前辈面前好歹摆个笑模样啊?」

「嘿嘿,今天的风不对啊。」真波放下捂手的茶杯往玻璃窗外看了看,答非所问。

「还真是一点没变啊,你这个玄乎的不可思议酱。」

「欸?」真波瞪着一双大眼睛看荒北,「这么说我的荒北前辈还是第一个。大家都说我变了呢。」他又垂下眼睛,专心扯着连手套的围巾上的绒线。

其实荒北骂完就有些后悔,他光闻气味也知道真波不对劲——只是这么多年没见,他也无从知道他是早就变成这样,还是偶然受了什么打击——今天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在马路上直立行走的真波。这么说虽然有些夸张,但他对真波的印象一直都是笑着骑着车的,他以为就算所有人都变了这孩子也不会变,没想到倒是他第一个面目全非。荒北心想没准还真是今天风不对头,原本他是自己觉得糟心才出门瞎转的,结果倒遇见个更糟心的。

「喂不可思议酱,」荒北嘬了一口加冰的百事,叼着吸管问,「还在骑车吗?」

「唔……嗯。」真波也跟着端起杯子喝茶,「不过不会再比赛了,刚刚决定的。」

「骑车不觉得开心了吗?」

「……嗯,不开心了。」

「坡也?」

「不开心了。」

「山顶呢?」

「不开心了。」

荒北感觉状况非常不妙,却问不出口他发生了什么。幸好这时店员端上了菜,稍微缓和了气氛。

「荒北前辈听说了吗?卷岛前辈回来了。」真波夹了一口菜,眼泪突然就吧嗒吧嗒掉下来了,他揉了揉眼睛说,「好辣。」

哭了。

第一次在荒北眼前哭了。

荒北有点慌,不知道今天到底还有多少个第一次。三年级的IH,最后代表箱学的真波没能拿到优胜,那么不甘心到足够失声痛哭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人流干了眼泪才回来的。现在却突然在自己的眼前掉了眼泪,绷不住了吧,荒北想。他抽了张纸巾放在真波面前,自己也夹了一口,咧着嘴说,「可恶,还真挺辣的。」意思叫他接着说,虽然一听见卷岛的名字,心里已经猜了个八分。

「东堂前辈很开心呢。」真波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再说了,自顾自地扒拉着碗里的饭。

荒北了然,与卷岛无关,问题只在东堂一个人身上。他感到真波正在用除去语言的一切表达着这一点——就算卷岛永远不回来,真波也不会是那个在山里遇见神仙的幸运孩子。

「真波,你忘了东堂是怎么对你说的了吗?」

「怎么会,怎么可能忘呢?那可是山神大人的教诲啊。」


『自由地骑,真波!』


那便是叫我自由地活着。但他从未教我死了该怎么做。


『过去是无法追回的,你用尽了全力,然后输了——只是这样而已。如果这样过去依旧让你痛苦的话,很简单——脱掉那件车衣就好了。』


「这也是东堂前辈教我的啊!」真波紧紧攥住了拳头,「事到如今……我除了照做还有什么办法。」

这次换了荒北沉默。

呼气。

「荒北前辈呢,已经毕业了吗?」

「还没,再呆一两个学期吧。不过跟你一样啊,自行车部已经退出了。」荒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给对面这个人听,或许是为了让他好受一点,又或者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那家伙到春天就毕业了,就算参加比赛也见不到了。」

荒北又瞥了一眼真波裹得严严实实的那一身,如果不是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荒北早就命令他脱掉了,看了就好像那人鲜艳的脑袋在眼前晃似的令人焦躁。他恨不得抓住那人用自己的利爪将他撕得粉碎。

「是吗,原来我们都止步不前呢。」真波冷静地陈述着。

「那时候箱学的山真好。」

真波仰起头闭上眼睛,嘴角勾着,和高中时那个精灵一样的小鬼头无二。

「以前,没再多跟荒北前辈撒撒娇,真是太可惜了。」

荒北仿佛看见他背后张开的翅膀正碎成一片一片的。

「不可思议——」他觉得不得不赶快叫住他,却被突然站起来的真波打断了。

「荒北前辈 ,」真波深深向他鞠躬,「今天受你照顾了。」

「该死!」荒北偏过头低低地骂。

「真波山岳,从今天开始也要长大了。今后也请多指教。」他一丝不苟地用毛线帽压下翘起的头发又围好围巾,全副武装地离开了荒北的视线。

「可恶!」荒北重重地捶打桌面,趴在了桌上。他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反正他看不见,眼泪不住流进袖子。

荒北靖友仅剩的勇气大约就在刚才死去了。



FIN.

评论(11)
热度(19)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