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ダイヤのA/樹鳴]Want some cream?

+没想到第一篇钻A文居然写了树鸣酱,太可爱了没办法

+好像树写得太弱气了,嘛毕竟是恋爱中的少年,对象又是尊敬的前辈



Want some cream?

「鸣前辈的……」

多田野树双手捧着一个淡奶油色的马克杯,冲动使他脸颊发红。即使此时正是冬天,冰凉的水流正不断从他的指尖夺走温度,他还是觉得十分暖和,甚至是感到燥热。


十分钟前,他像以前一样看不下去而动手收拾起成宫鸣的房间——没有人照顾,他就像活在原始丛林里似的。话虽如此,他也只是收拾了桌子,想起成宫鸣的任性他便开始不爽,明明自己年纪比较小,搞得现在倒是像老妈一样照顾起前辈来了。可是那个人就是让人无法拒绝,大概是整个东京,不,甚至是所有参加甲子园的学校中最会撒娇的选手了。他擦干净桌面,端起了桌上淡奶油色的马克杯,里头还有不知是哪天喝剩的水。最近鸣前辈稍微有些不一样了,多田野树捧着杯子想,是我能力不足吧,还不能像阿雅前辈一样让他完全信赖我。是不是我的错,鸣前辈才不得不坚强起来了呢……不不不,想什么呢,也太自大了吧我。多田野树用力甩了甩头,果然鸣前辈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宠着他啊。

水流冲洗着杯子,少年多田野树的手指滑过杯口,一些滑腻的触感使他停下了动作。回过神来他又忍不住再次去确认,那是成宫鸣喝水时嘴唇沾过的地方,久而久之留下的唾液便形成了奇妙的触感。指腹磨蹭着杯口,两处,分别是他左手持杯与右手持杯时留下的。

「鸣前辈的……」

多田野树的脸烧了起来,大脑还来不及让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他便已经以拇指抵住成宫鸣喝过的地方亲吻上去。鸣前辈左手拿杯子时的地方。杯子在手中旋转。鸣前辈右手拿杯子时的地方。他将眼睛闭得更紧,舌尖舔过那一小片光滑。

「喂!」

突然的声音让多田野树猛地睁开眼睛,成宫鸣不知何时站在他背后。

「树,你在干什么。」

不是问句,鸣前辈看见了。他生气了吗?当然了,一般人都会生气,被别人舔了自己的杯子什么的,比一个月不洗杯子更恶心吧。多田野树垂下头,手却把杯子捏得更紧。

「鸣前辈……抱歉——!」他还没说完,就被成宫鸣一连串的动作吓呆了。

成宫鸣用跑回本垒的速度冲到他面前,劈手夺下杯子,左手向身侧一抬便把它砸碎在墙上。

「鸣前辈!」多田野树当机了,他想马上上前确认成宫鸣重要的左手有没有受伤,身体却动不了。他生气到砸碎了杯子,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碰他呢?我果然是被讨厌了吧。瞬间的矛盾和焦躁使他除了喊出成宫鸣的名字以外做不出其他反应。

「啊?干嘛?」成宫鸣反而摆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松开拎着杯子把手的手指,杯子把手咔嚓一声掉在其他的碎片上,淡奶油色的杯子变成一滩化在地上的奶油。他跨前一步,把脸伸到不知所措的后辈面前,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


多田野树呆楞地闭上眼睛,然后听见成宫鸣带着窃笑说:「冬天果然还是暖和的东西比较好吧?」

「……是。」

「杯子买新的给我。」

「是。」

「还要淡奶油色。」

「是!」



FIN.


评论(6)
热度(23)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