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遊戯王VRAINS/遊了] King's cup night

上次 What Have You Done? 里跳过的游戏部分……的一个段子,无脑自爽

因为喝多了所以ooc是可以原谅的(谁说的

玩的是King's cup,一副扑克抽到每种牌都有不同规则的为喝而喝的游戏,一般规则wiki有,但每个村的村规不同。因为只有一小段就简单介绍三点我村村规:

  1. 一副牌里只放三张K,前两个抽到的人可以加任意可饮用液体到中间的杯子,第三个抽到的人干了这杯,本轮结束

  2. 抽到8的人选另一个人当mate,其中一个人喝的时候另一个人要一起喝,直到本轮结束或其中一个人抽到下一张8可以解除

  3. 抽到第一张Joker的人可以要求抽到第二张的人做一件事,不分花色



尊「我们为什么不决斗呢?」

仁「可拉倒吧,上次喝多了一个个都在口胡」



上一轮了见不幸抽到第三张King。因为前两张是尊和仁抽到的,那一杯里头真的很精彩,还荡着几滴鲜红的tabasco。Social小王子穗村尊控场极强,为了报答游作的仗义,不顾扑面而来的敌意一抽到8就挑了见做mate,有意无意地输,带着他喝了不少。两轮结束了见已经躺下了,游作本来有点怪尊让他喝太多,可尊扬扬下巴,「这不是挺好的吗?」

确实,了见现在正自觉地枕在他的大腿上,头发怎么被玩儿也不反抗。游作感觉就像在撸一只快睡着的猫,如果能趁势让了见原谅他,自然无话可说。尊表示不用客气,「hommies help hommies, always」

第三轮从了见开始,起手就是一张Joker。他低声笑道,「良き力だ」

可才转了两三圈,游作就抽到第二张Joker。本来瘫在地上的了见突然来了精神,高举着牌说,「好我出一道附加题,藤木游作你坦白一件对不起我的事」

「这是一道送命题」尊和仁双手合十为游作默哀。

游作想了想,「我真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你确定?上周?」

了见本意是想要游作认真反省一周前的犯规行为,然而这种送命题总是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屡试不爽。

「嗯……硬要说的话,你上周说找不着了的那张hotdog card,大概是我给用了」

Café Nagi是草薙翔一在学校中心的lecture hall后门开的咖啡车,做学生的友好生意。hotdog card就是他家日常发的,每买一次就用打孔器打个孔,买十次就能凭卡换一次免费的热狗。

「什么?你用了?!」了见晕得起不来,仰头干瞪着游作。

「可能是。后来你说找不到了我才发现手里还有一张」

「藤木游作你就跟那个热狗和我一起同归于尽吧!」

了见翻了个身从他膝上滚下来,恨不得跟他拼命。

和尊助攻了半天结果又退回原地,仁崩溃地看着游作,「老兄,如果你想要热狗,我做一个给你就是了,为什么非要拿他的hotdog card?!」

「上周那天,你们懂的。我睡懵了,第二天起来以为在自己家,然后就以为那张是我的。而且看起来挺旧的了,我当时还想幸亏这东西没有使用期限」

「我要给草薙先生打电话」了见爬起来宣布,然后举起一个空塑料杯就对着喊,「喂——草薙先生——」

「对不起我真让他喝多了」尊觉得抱歉,配合地也拿起一个塑料杯,「要不我扮演一下草薙先生接他的电话?」

「鸿上前辈,如果你想要热狗,我做一个给你就是了,不用什么卡」

了见听不进去,还对着塑料杯喊,「您帮我找找——游作说他用了——」

尊只好扮演咖啡车老板,试图跟醉鬼沟通,跟他对着喊,「鸿上小哥,那只是一张卡、一张纸!没什么大不了的!」

游作从背后圈住嘴里一边念叨着不行不行你懂什么一边乱动的人感叹道,「了见,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obsessive」

听到他这么说了见不动了,「可那是你送我的第一样东西啊……你都忘了……」

「不会是那张吧,你还留着?」游作一脸难以置信。

「你第一次送东西就送他一张hotdog card??」尊和仁两脸难以置信。

「不是,你们误会了。我当然没忘,那天你忘带钱没饭吃,我就把集满的这张给你了。我以为你当时就用了?而且那时候我们刚认识??等等,所以说你从那时候就???Oh my DT」

(「DT?」 「Decode Talker」)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从不上脸的人突然从脖子红到耳尖。

游作转头问仁,「草薙哥回收以后多久清一次,还能找到吗?」

他们有好几个打孔器,虽然能打出不同形状来,不至于每张都一模一样,可不知道样子也是白搭,仁撇撇嘴,「倒没那么快,上周的肯定还在。可这玩意儿又不记名,除了打的孔有区别都长一个样,谁能记得啊,我看悬」

了见却说,「我记得啊——♢♢♡♧☆♧♧♢☆♡」



评论(11)
热度(83)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