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遊戯王VRAINS/遊了] 本能优先

六月的脑洞+73及之后的融合内容 有一个已经救回仁仁的设定

想法来自只见过了见买热狗但从没见过他吃那么会不会他其实根本不喜欢热狗 以及聊梗的时候千子爸爸说的「他在做的不一定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他不一定能去选择」

如果阿作ooc了那可能就对了 因为写的完全是一些我个人对他的期望



本能优先

Revolver在网络上从未让人有迹可循,这一职业病影响到鸿上了见的现实生活。他从不在固定时间出入,从不在固定列车门候车,从不在家里使用固定电话。

唯独每周一或两次外食的惯例持续了一年以上。他逢周三到在广场开店的Café Nagi买热狗,如果周末草薙翔一在沿海公园开店,那么他就会来多买一次。即便如此,整个Den City的住民中恐怕也只有这位热狗摊老板对他有些常客的印象。

惯例因为「搬家」而中止了一段日子。他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结果再次坐在热狗车的桌前;他还说我绝不可能成为你的同伴,却将自发的支援解作「敌人的敌人就是同伴」。

了见自当感叹人生既短又长,话总不能说得太早。可他不记得自己承诺过什么又背了信,需要Link Vrains的少年英雄来线下抓人。

比如现在,他又和藤木游作在24小时自助便利店「巧遇」。

「为什么不来Café Nagi了?」

劈头盖脸的质问让他差点笑出声。游作仍不太会管理表情,皱着眉的样子凶巴巴的,活像个来替地头蛇收保护费的不良高中生。

「生意有这么惨淡吗?既然草薙仁已经回来,「同伴」关系就算结束了。你们只要保护好他,以后的事就别再插手了」

「这不可能。有些事的确知道得越少越安全,但这样下去什么也保护不了」

唯独此事游作寸步不能相让。曾经因为不知道Revolver是他日夜惦念的朋友,不知道带走他的孩子亦是解救他的恩人,不知道恶名昭著的汉诺骑士的首领究竟背负了什么,才会落到唯有与他为敌、与他战斗的地步。

「一无所知真的很可怕」

「那和我去不去Café Nagi有什么关系?只是一时不对伊格尼斯动手,我可没说过要和你友好相处」

了见不为所动,机械地在收款台一袋一袋扫营养果冻的条码,付款后径自出了便利店。

「我是认真的,你需要三个让我插手的理由吗?」

「好啊,你说说看」

了见回头盯着追上来的游作,拧开一包果冻的盖子,仿佛准备好了配电影的零食。

「第一,就算什么都不做SOL和Lightning一样会找上门来,如果不能随时把握状况,即使有所防备也过于被动」

「第二,在SOL看来你我是与他们争夺伊格尼斯的网络恐怖分子和网络悬赏对象,而在Lightning看来你我同为与之敌对的人类,你和我并无分别。即使你想和我撇清关系也无济于事,现在已经没有你我,只有我们」

「第三,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但至今为止你对我的重要永远不会改变,因此我想帮你」

争先恐后向上挤的果冻在喉咙一滞,了见隐约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为什么你每次说到第三点就开始失常?」

「是吗?可我确实……」

「勉强给你60分」了见适时从塑胶袋里又掏出一袋果冻,精准地砸在游作竖起的三根手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游作紧紧抓住了果冻。他想的确如了见所说,这和去不去Café Nagi根本没有关系。说到底是想见他,想了解他,想帮他。

「以后我来找你也可以」

「我会联络你们,所以别再来找我了」

落日尚未燃尽的余火在他脚边留下灰烬般的影子。

目送他离开,将果冻收进包里,游作总觉得像拿到了什么关键道具。


然而了见来访的时间毫无规律,半月过去游作还是没有在热狗车见到他。但听草薙兄弟说,若他来访,仍是在周三或周末,点多一份咖啡的热狗套餐,偶尔会在店前喝完咖啡,但热狗总是打包带走。他暗自记下,因为这些就是他已知能称为「鸿上了见的习惯」的全部。

之后游作放弃了还要上学的周三下午,等到周末便整日在热狗车前摆弄他的平板。原本他也没什么事可做,只是近来总想起那日了见吸着果冻听自己说话的样子。

直到那日之后一个月的周末,过了中午才到海边公园的游作原以为这次又会错过,不想两人终于在微妙的场景下见了面。

「发生什么了?」

「你吃」

一时没人顾得上跟他解释现状,因为仁正从窗口探出身来抓住了见接过打包纸袋的手,只重复着要他吃,怎么也不肯放开。

「抱歉,仁可能还没恢复好……」

「这倒没什么,可是您再不关火铁板就要烫伤他了」

「啊!仁——」

迟到的游作眼前就是这样一个两人以非常戏剧性的姿势牵着手,草薙哥急忙冲进热狗车,以及烧焦的围裙冒起黑烟的混乱场景。

「仁,你不松手他就不能吃了……啊,游作!来得正好,来帮我一下」

抢救下围裙的草薙翔一试图拉开弟弟的手,可他反而握得更紧了。两人牵手变成了三人,恐怕路人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什么以热狗结缘鼓舞人心的场面。在第四个人加入并围成可疑的热狗圆阵前,了见及时开口。

「我知道了,我就在这儿吃」

试探的答案是正解。仁应声松手,从车里跑出来和他面对面坐下,剩下另外两人一时面面相觑。

「诶?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我也是听他说了才想到。大概是因为像草薙哥之前说的,他每次都打包带走,从没坐下来吃过吧」

被趴在桌上的仁直勾勾地盯着了见也毫不介意,一个热狗吃得从容不迫,最后还把包装纸叠得方方正正,对仁说了声多谢款待。他的吃相干净好看,游作以前虽想象不到他进食的样子,如今看了倒也是意料之中的干净好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却又和其他客人不一样。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了见已经向兄弟二人告别,朝公园尽头的坡道走去。

游作追上去,不远不近地跟在后边。他想和了见说些什么,但还没想清楚。于是他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开始想,好在路还很长。

他们似乎总在黄昏见面。一个月前在便利店守株待兔时是,数月前爬上这条坡道时是,十年前相遇时也是。

——你也玩决斗怪兽吗?

——嗯,你也是吗?

——嗯!我也很喜欢!

喜欢。

游作好像在混沌中抓住了什么,还没弄明白,人却已经追了两步,迫不及待去验证自己模糊的猜测。

「Revolver,你不喜欢热狗,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当你想了半天能想出什么来」了见觉得他有点好笑,「你怎么知道的?」

「说不清楚,像link sense那种感觉?」

「胡说八道。不过你猜对了」

「那为什么要买?这算是对草薙哥他们的补偿吗?」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没做过浪费食物的事」

「如果你说出来的话……」

「说出来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我既不是喜欢才成为鸿上了见,也不是喜欢才去当汉诺骑士的」了见猛地停下来,靠在车道的防护栏上反问道,「你不也一样吗?Playmaker」

「那不一样,你没有就事论事。就连波曼都知道人类与AI不同在拥有本能。想吃什么不想吃什么不需要理性思考,我认为这就是本能。只不过是热狗,你说不喜欢,不管是草薙哥还是任何人都不会怪你」

「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为了喜不喜欢热狗而长篇大论,了见更觉得游作有点好笑了,可他又想,除了游作还有谁会为了他喜不喜欢热狗而长篇大论呢。

「我想知道。想三件事,告诉我,三件鸿上了见喜欢的事」

「三件事未免太奢侈了,恐怕我现在想不出来」

他们都知道,不是想不出来,而是太久没有想过了。喜好与厌恶一不小心便化作弱点。Revolver不需要知道鸿上了见喜欢什么,甚至直到结局来临也不被允许喜欢什么。

「那就从你不喜欢的事开始吧」

「什么?」

到底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游作笔直地看向那双低垂着并未与他对视的双眼,等着一个他明知故问的答案。

「第一」

「第一……」

「很简单,说出来」

是啊,说出来如何,不喜欢又如何。会因为选择本能、放弃理性思考而犯下错误的正是人类。

嘴唇与声带任本能驱使。

「第一,鸿上了见不喜欢热狗」


游作仰起头看了看天空,好在今天太阳还高高地挂着。



FIN.



距离坠入爱河还有520天

评论(11)
热度(174)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