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KHR/DS]「男人只因浪漫而铭记爱情」

好久不见。说来也巧,昨天偶然翻出残稿,今天就想起313是斯库酱的生日了,于是紧急补完当个生贺,就有了这篇充满狗血老土neta(和原作还无关)、没头没尾的小作文。上次(2014年,靠)明明已经写过八年不见,这次又搞了个十年,三年多过去我的xp真是毫无变化。

但还是爱他们!斯库酱生快 ٩( ᐛ )و

剧情提要:开车(



「男人只因浪漫而铭记爱情」

斯库瓦罗将长发拢起扎了个马尾,才坐上驾驶席发动车子。他从飞机落地就开始头晕,熬到此时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但只要是和迪诺一起,无论他是过劳还是酒后也绝不允许迪诺开车。绝不。

「有烟吗」斯库瓦罗从上衣口袋里只掏出个捏得皱巴巴的空烟盒。

「有」迪诺刚要掏口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一下,「啊……抽我的行吗? 」

说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以前斯库瓦罗抽金蝠,迪诺抽万宝路。偶尔抽光了,倒也不是不能将就,反正接吻的时候气味都是混在一起的。只是自我也好,矜持也罢,出于一些没有人会去费心深究的原因,他们从不混抽。于是迪诺的车上总给他备着。

「无所谓,早换了」他把空烟盒丢向副驾驶,是只像被车轱辘碾过的万宝路盒子。

迪诺捡起来举到鼻前深吸了一口气,比起抽惯的万宝路,更多是斯贝尔比的味道。他从自己的烟盒里叼了一支,咯吱咯吱咬碎了滤嘴里的爆珠,模模糊糊地问,「什么时候换的?」

斯库瓦罗踩下油门加速,混着风声模模糊糊地答,「早忘了,谁知道呢……」

迪诺没作声。

防风打火机咔嚓响了一声,点燃的烟送到斯库瓦罗嘴边。明灭的火光微弱却像火药在眼前炸开,惊得他差点急刹车。差点以为回到十年前他们离别之时。斯库瓦罗咬咬牙,小心地衔住,没有碰到迪诺的手指,然后听着迪诺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目不斜视。

再说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那时他们眼看要被包围,按照电影里的桥段,他们应该在敌人的众目睽睽下交换一个壮烈的吻,然后恶战一场。但斯库瓦罗几乎站不住了,只记得迪诺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放进他嘴里说「先拿这个将就一下吧,之后的等结束了慢慢来」。然后他就晕了过去,醒来便十年没再见过迪诺。

副驾驶上的人心里有愧,左顾右盼坐不安生,句子在嘴里快嚼烂了终于开口,「斯库……我想说,对不起……」

「什么?我耳鸣得厉害,你大声点儿!」斯库瓦罗脑袋里嗡嗡作响,又听见迪诺嘀嘀咕咕地说对不起,气不打一处来,便冲他嚷嚷,像个耳聋又歇斯底里的老年人。

「我说、对不起!」迪诺跟着扯开嗓子,幸亏深夜高速上没人,否则简直是公开处刑。

「哈!」斯库瓦罗一踩刹车停在了路中央,把没捻灭的烟头直接扔出了窗外,「你对不起我的事多了!你指哪件?」

「各种、很多……」

「我以为你死了」

迪诺愣了一下,无法反驳,「官方说法确实是这样啦」

「但我知道你没有。不仅如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混蛋boss整天都在做些什么!无非是抽烟、喝酒、烫头——」

「啊?」

迪诺用奇怪的表情看他,他才改口,「咳,我是说应酬」

「斯库,迪诺·加百罗涅已经死了。我不能抛头露面,部下像看守似的盯我一个比一个严,这些年来没能联络你真的很抱歉。看在我英年早逝的份上,你愿意原谅我吗?」

斯库瓦罗当然明白,即便同是不能抛头露面的人,迪诺也和他不一样。他从最初就是活在暗处的人,而迪诺是沉没的太阳。要掩藏太阳的光芒谈何容易。

「不,绝不原谅」

他伸手去够迪诺的烟。

「斯贝尔比,我们还没分手呢!」

他叼着烟又去拿迪诺的打火机。

「已经不用再拿这个将就了!」

迪诺抢下他嘴里的烟,深深地吻他。久别的尴尬与思念的苦涩都融化在这个吻中,本该是这样。可惜没持续多久,斯库瓦罗用力推开迪诺,匆匆说了句「你躲开,我想吐」便真的下车蹲在路边吐得稀里哗啦。

瞬间迪诺满脑子都是「斯库不爱我了斯库不爱我了他有这——么讨厌我」,如临世界末日。可一见他吐得难受又心疼得什么都忘了,忙着给他拍背递水递手帕。

斯库瓦罗吐到腿软,半天才抬起头,看着迪诺那张如丧考妣的脸感到莫名其妙。

「你什么表情?我是真的不舒服」

他往副驾上一瘫,「你开吧」

「我开?真让我开?」迪诺如获大赦(自从他差点把车开进别人家客厅里,只要斯库瓦罗在,他就没摸过方向盘),而斯库瓦罗已经闭上眼睛不搭理他了。

斯库瓦罗迷迷糊糊地想,最不济车毁人亡,还能怎么样呢?没什么可惜的了。

「斯库,别睡,你没告诉我你住哪家酒店」

「别吵!」

「好吧,还有件事……其实我想跟你道歉的是,当年是我把你打晕的」

「……迪诺,〇你大爷」

「我也爱你」



FIN.

为防屏蔽在主页链接里添加了Zine外链,最近屏蔽都不给通知了,随时发现随时在lft补档。

评论(11)
热度(39)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