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吸一下

让牌佬和牌佬谈恋爱

[ダイヤのA/倉亮] 公私分明 5

Attention!!!

钻A仓亮,是钻A仓亮,是钻A仓亮(〇)

不是你关8,不是你关8,不是你关8(✖️)

够清楚了吧(……)别再点赞/fo了蟹蟹

哈哈,没想到吧,时隔一年半的更新! @低产王 这个人填坑了所以我也填坑了,就这么简单

本文是跟有过八百个标题现在叫「派出所的故事」(←主线降御相关前情点它)联动的仓亮支线

抄送前情:0-34



公私分明 5

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一夜仓持简直觉得倒贴钱都度秒如年。他坐地日行八万里,一路从南非到了南极,领略了无数生命的大和谐。不知道啥时候当机昏迷的,他现在觉得胸口被压得喘不上气来两眼发黑,仔细一看竟是两头大象踩在他胸口上啪啪啪?!仓持日的一声就吓醒了,是吓醒了,倒没吓得坐起来,因为他动不了。低头一瞅,好家伙,差点儿当场室颤,说不出到底是两头大象踩着他啪啪啪还是眼前的景象更噩梦——毛片儿之王那颗粉色的脑袋正枕着他脆弱的小心脏睡得安稳。

卧槽。

昨儿晚上绝逼喝假酒了。

梦中梦吧,我肯定还没醒。

仓持右脑慌乱地极力否定着现实,左脑倒是清醒地发出指令,虽然手哆嗦得像帕金森——摸了摸下半身,还行,啥也没脱。放下心来仓持左右脑终于凑成一整个转过弯儿来了。不对呀仓持洋一,xjb想啥玩儿呢!这是春儿的哥哥,还是个卖片儿的,怎么能够呢。可话说回来,虽然没干啥不可描述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一块儿看过片儿的都是朋友,那一块儿睡过的呢?睡在我同铺的兄弟?

这厢心里天人交战还没完,睡得四平八稳的那位爷突然一动换,醒了。仓持咔嚓就把眼闭上了,人跟人之间要是有默契,在这种迷之尴尬的气氛下就应该一个装死另一个悄没声儿地赶紧颠儿了,可惜亮介天生就是个搞事情的。

「别装了,起来吧。」

干了,仓持还没被除了他老妈之外第二个人戳穿过他装睡,这回碰上个阅人无数的行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坐起来了。

「亮、亮哥……你醒啦。」

亮介戳戳他胸口,「废话,您这儿小鼓敲得都快扭上秧歌儿了,我能不醒吗。」

「昨天……」

「放心!」亮介一拍他肩,笑得纯洁无瑕仿佛祖国的花朵。

仓持就怕他这么笑,放心,准没好事儿!他就多余问那么一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这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那大象咋没把我踩死呢?

仓持如是想。


青道夜市一条街派出所今天也是相当凝重的气氛。小春一进门儿就瞧见哲队一脸痛心疾首站在大厅里等他,刚心想完了比队长到晚了,哲队突然对他做了个灿烂开花状。这是小春代号的意思,就是所谓内部暗号。俩人这就连比划带瞪眼起来,翻译如下。

『春儿啊!』

『到!哲队!』

『咱局出大事了!自从御幸不中用了,仓持也废了!你说可咋整!』

『报告队长,我也瞅着洋哥不对劲儿!要不zèn么着,我扫听扫听去?』

『得,你办事儿我放心!』

小春刚转头要走,哲队又在后头叫他,「干得不错!暗号考试合格了,再接再厉吭!」

「哎!谢谢哲队!」

小春凭着干了小半年片儿警的直觉,觉着应该从仓持身边下手,于是就找到了仓持在局里宿舍的室友,也是自己从警校就一块儿的好哥们儿,他们青道的王牌警犬训练师,泽村荣纯!

找到荣纯的时候,他正神情忧郁地撸狗。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泽村荣纯谁啊?你满警校扫听去吧,一向乐观坚强不向困难低头,就连局里只领到这么只吉娃娃当警犬也没难倒他,把小家伙儿训练得有模有样儿的。可今儿连小狗子一块儿都蔫儿了吧唧的咋的了这是!

「荣纯!荣纯你来!」小春赶紧先送了一波治愈么么哒。

「春儿……!春儿啊!!」荣纯一见小春顿时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眼看有泪崩的架势,「小没良心的你咋才来找我玩儿啊!!」

「你这是咋的了!我没来找你玩儿你不高兴啦?我错了我错了,这不来了吗,别不高兴昂!」虽然觉得荣纯不是计较这些的不懂事的孩子,小春的确是没怎么来,赶紧先赔不是,但正事儿还得办,「荣纯,回头我铁定常来玩儿,今儿有大事儿问你。」

「成,你说!」荣纯痛快,对哥们儿的事儿没有不上心的,连怀里搂着的小狗子也支楞起耳朵仔细听着。

「那啥,我跟哲队都觉着吧,洋哥,最近有情况。你俩不搁一屋儿嘛!他有没有啥不对劲儿的……」

「你还说呢!」荣纯一听仓持噌一下儿蹦起来,差点儿把怀里的小狗子捏瘪了,「就是因为仓持前辈,我都快神经衰弱了!」

小春一听这话bingo啊直接找对人,赶紧接着问。

「春儿,我当你哥们儿跟你说实话,你得帮我!」

「瞅你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哪儿有不帮的理儿!」

「哎!」荣纯眼一闭心一横,竖起整整三根儿手指头,「你猜怎么着,前辈都三天没回家了!」

「洋哥家不就跟夜市那旮沓吗?」

「说得是呢!不回不回吧,整宿拉夜地不睡觉,搁那儿哼歌儿,你说哼就哼呗,哼《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卧槽那不就我嘛?!增子前辈早就睡单人儿床了啊?!那我……他……!除了我还有谁啊?!」荣纯真是给憋坏了,好不容易逮着亲人了情绪激动话都说不利索,小春紧着给他拍后背。

「春儿啊!我心里没底儿啊!你说前辈这是几个意思???我这是搁哪儿掉链子不顶呛了还是咋的,咱新来的也不遇外啊……咱、咱狗子也挺争气的呀!」

「荣纯你别慌昂!没事儿!哲队这不找我来了解情况了嘛!洋哥铁定有啥心事儿,咱得一块儿帮他不是?哎,你没问问他啥的?」

「我问了啊!可他啥也不说,光瞪俩大眼珠子倍儿恍惚地瞅我,这谁受得了啊!你不天天跟着他巡街吗,就没啥情况?」

「没有啊……要不纳闷儿呢。」虽然嘴上安慰荣纯,小春听得也蒙圈了,「别急,我先找哲队说说去!洋哥要是还不回家你就多留心着点儿,有事儿随时找我知道不!」

「嗯!QAQ」

有了后盾心里总算踏实点儿,可目送小春颠儿颠儿跑远了,荣纯也只能接着委屈巴巴地撸狗治愈受伤的幼小心灵了。



TBC.

评论
热度(6)

© 修吸一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