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OMOROMOROI

you will fail, toil your life away, and die alone

[ダイヤのA/倉亮]公私分明 5

Attention!!!

钻A仓亮,是钻A仓亮,是钻A仓亮(〇)

不是你关8,不是你关8,不是你关8(✖️)

够清楚了吧(……)别再点赞/fo了蟹蟹

+哈哈,没想到吧,时隔一年半的更新! @低产王 这个人填坑了所以我也填坑了,就这么简单

+本文是跟有过八百个标题现在叫「派出所的故事」(←主线降御相关前情点它)联动的仓亮支线

+抄送前情:0-34


公私分明 5

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一夜仓持简直觉得倒贴钱都度秒如年。他坐地日行八万里,一路从南非到了南极,领略了无数生命的大和谐。不知道啥时候当机昏迷的,他现在觉得胸口被压得喘不上气来两...

[VGG/東シオ]Coup de grâce

+摸鱼!SG篇46话后,当时心情起伏太大错过了写这个时候的故事的时机,补一下(

+超绝ooc请注意


Coup de grâce

黑暗中我听见远远的审判钟声、碎石的碰撞声、逐渐接近的脚步声,以及这一切的回声。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模糊的白光,我眼中满是泪水,但连双手也被掩埋无法动弹,说不上头脑中是空白还是混沌。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感觉。星期五的下午,见过教授,应付完学生,总算定下了开题报告,一回到家就昏睡过去,再醒来时周围一片漆黑。今天是星期几?现在是半夜吗?好像做了长长的梦,可直到看了手机才发现不过睡了两个小时。

现在便是这种感觉,因此我推想失去意识没有多久,而我仍在...

[VGG/東シオ]Doppelgänger-Side SHINONOME

+由于snnm不足导致的绝望,这篇大概永远写不完了,但反正是放飞自我,管他的呢

+上次更新删掉了就忘了吧,手动前情:圣苑看到了两个snnm


Doppelgänger

Side SHINONOME

我在如宿醉导致的头痛中醒来。虽然四周一片漆黑我又视力不佳,但还是很快明白此时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身处熟悉的卧室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上一次意识清醒时我还在巴黎。实际上这期间我没有获得睡眠,眨眼前还站在巴黎的街上,眨眼后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我想这才是最适当的形容。断篇前后的环境巨变加上头痛让我不想起身,便没有费力去拿眼镜而是从桌上摸过手机,点亮屏幕确认时日,凌晨3点刚过,距离空...

[VGG/東シオ]Doppelgänger-Side KURONO

+放飞自我,毫不严谨

+是东圣的故事,视角原因夹带一丢丢,如果能感受得到就太好了(笑)


Doppelgänger

Side KURONO

高三前的暑假,我飞了小半个地球来到完全陌生的城市,巴黎。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这个假期常叶不回国,再加马上就要各自忙于学业,恐怕有一段时间无法见面,所以我和圣苑一起来看她。

说好尽地主之谊,常叶自告奋勇要当导游。可一小时前「地主」却被一个电话召回了支部,把我们丢在了圣心堂前。

常叶说你们就在这边随便逛逛吧,等我搞定就回来跟你们会合。

我说我们人生地不熟,你也真放心。

虽然我勇于拯救世界,但语言不通的时候难免会怂。

常叶说怕...

[VGG/東雲誕/東シオ]生而为人

東雲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愿你终生而为人。


生而为人

「今天又冷了不少呢,圣苑先生。」车子在红色信号灯前停稳,绮场家的执事岩仓从后视镜看向后排的年轻主人说。

「是啊,一眨眼已经十二月了。」

Vanguard部不像运动部有晨练,但圣苑还是习惯早早出门,在去教室前先去部室待一会儿。他向车窗外看去,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尚早还是因为寒冷,路上的行人和往日比起来显得寥寥无几。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圣苑先生在学校也要注意保暖。」岩仓接着叮嘱道。

「嗯,我知道了,岩仓也是。」

春季时入学福原,转眼便到了年末,再过几个月自己也要当上前辈了。羽岛前辈即将毕业,最近只是偶尔...

[VGG/東シオ]綺場シオン失踪事件

+感觉安利酱的胜算太大于是慌慌张张写了篇粗糙短打为东云桑加油(

+完全是脱离原作的一灭寂的世界,单纯充满个人趣味的放飞自我


綺場シオン失踪事件

上午十点零五分,东云丞马的门外站着两名警官。透过猫眼能看到两人一同举起的证件,姑且称作A先生与B先生。

「东云丞马先生?」

「是的。」

「可以请您开门吗?关于绮场圣苑的失踪一件有些问题想请教您。」

无论是公寓的墙壁或大门隔音效果都相当不错,即便如此门外的声音还是听得真切,想必那位警官也是扯开了嗓子。东云马上开了门,似乎刚才对方所说的令他难以理解,「您说是谁失踪?」

「绮场圣苑。」

「圣苑?!」

「看来东云先生确实认识当事人。...

[VGG/ラミラビ]再一起吃饭吧

+Rummy Labyrinth迷宫组

+4月拖延会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的活动产出,贴过来归个档

+bgm:ご飯を食べよう (取标题还能再懒点吗)


再一起吃饭吧

「月光是我的魔法,弓月……」

「露——娜!醒醒,快要到了。」

听到另外的声音抢先叫了我的名字,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原来是梦吗。刚刚还站在万众瞩目的大会舞台上,醒来却发现在空荡荡的末班车厢里,没有华丽的灯光和观众的欢呼,除了电车驶过轨道的声响一片寂静。透过对面玻璃窗的反射我才意识到自己还靠在亚姆肩上,急忙坐直身体。

「亚姆?!对、对不起!我又睡着了……是不是一路压着你?肩膀痛不痛?」

「露娜真是...

[VGG/伊クロ]クロノスタシスって知ってる?

+其实伊刻伊无差,夏夜里的笨蛋情侣

+きのこ帝国「クロノスタシス」的梗

+啊、等待多煎熬


クロノスタシスって知ってる?

和昼长夜短的自然现象相对,夏日的晚上总是显得特别漫长。漫长得像是午休前的最后一节课。

新导刻仰面躺在地板上,被家里闷热沉重的空气压得不能翻身。他觉得时间静止了,因为他实在是太闲了,明明暑假才刚刚开始。白天还可以跟圣苑和常叶一起做作业,去参加支部活动或是在CC打发时间,到了晚上就没什么特别可做的了。幼年时的经历原本让他很习惯一个人,但是现在vanguard要两个人才能玩。他也不是不可以组卡组一整晚,但没有对手来试验的话再怎么组也是白搭,何况还有那么多个晚上,他...

[遊戯王GX/约十]JADEN IN CHANGE

+另一篇从回收箱里捡回来的残稿补完,标题毫不相关,just四月混更

+kennu写真集「KENN IN CHANGE」的花匠paro

+严格来说是约翰和20代,偏友情向


JADEN IN CHANGE

啊,走到了个奇怪的地方来。约翰看着眼前不小的设施想到。

白色的建筑被包围在安全门内。门口贴着「前方无关人员禁止入内」字样的警示牌,一副森严的样子,让人怀疑摸了那网格栅栏的安全门会不会触电。然而周围并没有看守,甚至连人影都没有一个,约翰今天也非常佩服自己海枯石烂也毫不动摇的路痴属性,虽然不是第一次走到四下无人的地方,但没法问路的话还是挺头疼的。无奈之际,草木和花的气味分子进入了鼻...

[遊戯王GX/约十约]さよなら。

+去年9月挖的坑,从笔记的回收箱里捡回来写完了

+约十/十约无差,很久没写过他俩了特别ooc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那个人总是用极轻浮愉快的语调说出这句在他看来颇严肃的告别。不是拖长音听起来懒散得毫无紧张感,就是语速极快带着笑意,像他舌尖的跳跳糖一般,可总之万变不离此句。那语气与这字眼太过违和,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用相同的方式回应那个人。但他不想自己听起来沉重,给那个人徒增负担,便也用上轻快的语调,只不过常常是换上一句「走吧」或是「去吧」。


「那,我要走了?」那个人突然露出有些犹豫或是说询问的表情,可爱得很。

他不禁失笑,「你问我干嘛?我拦你你会听我的吗?」

「诶...

上一页 1/5